台灣原味

  打開電視,媒體報導藍、綠兩黨為2008年總統大選,拋出省籍族群問題、入聯、返聯公投,各候選人全島做long stay之旅…。每天的 highlight News 總是爆料,主播說得天花亂墜,我聽得心情紊亂不已, 總覺得台灣天空灰濛濛…。

  管它的,一介草民的我又能如何?一如往常步入診所開始診療,進入個人專業領域,總在工作中得到回饋而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夜裏,門診來了位初診70多歲阿伯,一身灰色穿著,一邊褲腳還反摺,踏著一雙拖鞋在女兒陪伴下步入診間。

『阿伯, 你那兒不舒服 ?』

『 我透早三點去菜園除草,一會兒突然頭暈、盜汗、嘔吐、腹漲不舒服。』

『回家路上遇上雄仔啊,看我載一堆菜,問我有放農藥沒,我說沒有,就跟我討一些菜回去。』

『頭會昏轉嗎?我幫你量個血壓。』

『我本來在五甲尾診所看診,但是藥性太強,女兒介紹帶來給你看。』

『喔!謝謝,我母ㄚ嘛是五甲尾人…住菜市仔右轉巷子內』………

  看他滿繭的雙手,年紀雖大卻膚色黝黑肌肉有型,笑起來露出僅存的幾根蛀牙。

『喔!那您公是番薯仔伯』……

  說著我竟然如好友般地跟他聊了起來,不說政治,沒有學術,只談日常生活點滴,直到她女兒打斷我的交談,我才回復看診醫師的身份。

  小時後,祖父務農,家裏養黃牛,可用來載送貨品,也幫忙犛田耕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承襲百年來漢人墾荒拓土的勤奮精神,“台灣牛”就成為上一代台灣人民貼切的代名詞 – 吃苦耐勞、安份憨厚、甘願作,相對於現今社會的勁爆訴求、華而不實、真真假假,我逃離了城市隱身鄉下,甘心生活在情感純真、民性樸實的台灣原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