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另一次綠的豐收-潭底的三角藺草

  在岡山的東北,有著夢一般的綠色大床覆蓋著,像母親的搖籃蘊育著成長的生命,但是,經濟的發展,農村結構的變化,綠色大床面積減少了,潭底人在期待什麼?另一次綠的豐收?仰是……

  通過崑山官的牌樓,順著不甚寬的柏油路,順便進入潭底里,一個經常需與水患抗爭的社區。潭底居民早期均以務農為生,因這裡特殊的地理環境及氣候的配合,有著南部另一種生意盎然的綠,在和煦的春風中飄逸,那是藺草所帶來的喜悅,且一直綿延至路竹鄉,蔚成特殊的農村景觀。

藺草 高經濟作物

  俗稱「燈心草」的藺草,潭底人稱它為石草,適合生長於溫帶山野濕地,為編製高級榻榻米,蓆面等各種手工藝品的最佳材料,本省除大甲鎮的藺草(草莖圓形)頗具盛名外,潭底的藺草亦曾是大批供應源之一。民國五十六年有日商來台,於嘉義縣梅山鄉、雲林縣古坑鄉等地試種。民國五十七年十二月台北利富公司由日本引進藺草一批,在岡山潭底一帶試種五十公頃,當時成困並不理想,於是民國五十再八年八月再度將草曲一批,細心繁殖,品質甚佳,嗣後與日商戶倉藺草會社及新井清太郎商店合作加速繁殖,以後栽培面積逐年增加。日本為藺草主要生產國家,近年由於日本工商發達,農村勞力不足,空氣污染及水質不良等影響以致減產,日本需求藺草甚殷,日商或財團向台灣及鄰近國家投資生產,使得藺草成為台灣重要的高經濟作物(註一),目前本省栽培較多的藺草品種為岡山三號,民國五十八年自日本引進,屬細莖類,乾草產量每公頃10900公斤,莖細,易倒伏,後期莖先端多枯萎。

艷陽 汗珠 石草情


  每年五、六月間(農曆四月間),潭底的藺草草莖伸長漸驅最佳成熟期,草色由青綠轉呈青黃,具光澤富彈力,在陽光照耀下波濤閃閃發光,倘過遲收割,則草色轉黃,品質變差,但若過早則草長未達標準,均不適宜。潭底里長陳永國先生意氣風發地表示,當他年輕時,家裡便是在種藺草,而社區的成年人務農,每天早上三點即出門,直到晚上十點才回家。農忙時幫忙收割,剖藺草之際,另一隻腳還不時地推動搖籃,該其中的小孩安然入眼而那種溫馨及勤奮的景象,已不復見,那時忙的小孩子都不知道父親長什麼樣子。

  二十多年前日本由於大量需求藺草,使得潭底人的農田裡種滿了這種植物,而三角藺草收割後,必須部開並曬乾分級分類捆綁。由於藺草幾乎全仰賴人工,日商為節省部草時間及人力,曾引進機械,但每次部草僅能一枝一枝處理,反而比人工更慢,機械的計劃宣失販。另藺草收割後長度分類分級過程中,崑山官的老人及廟婆說明分為四種,有「六仔、九仔、十仔、十二仔」六仔大約三尺;九仔約四尺,十仔約五尺二;十二仔約五尺八,陳永國先生順手抓起一把待曬的藺草說:他們都以「六仔到肚臍;九仔到下頦;十仔到月眉」的經驗來分類。

  又廟裡的老人說到當年的光景,眼晴更是一亮,烔烔有神地敘述,農忙時,遠至花蓮及台東收割;談到藺草的品質,更自信滿滿的說,潭底的藺草堅韌不易斷,比花蓮、台東的草好很多。而最令他們擔心的是,未割時遇颱風及病蟲害。颱風來襲,石草全部伏倒,石草病患時莖端枯黃即失去其經濟價值,偶而亦有蝗蟲嚼食石草未端造成損害。不過,一般而言,那時種植石草的利潤都還不錯。

  近來情勢,因人工貴,加上日本開始向大陸購買,藺草的利潤已不再像從前的優厚,在五甲尾經營草蓆,絲被等批發的金草企業有限公司的貯草倉庫中,便堆有潭底的草及進口草。在草園割草家住路竹的賴先生夫婦就說:「現在一斤賣二十元,請人工收割一斤就必須付十三元的工錢,扣除種植成本等費用所剩無幾,那有年輕人願意再種植,像院厝囝仔,就從未到過草園來。」雖然如此,夫婦倆在白色的布蓬下,黝黑的皮膚純熟的部草技術,令人想起台灣的經濟奇蹟,不也是從這裡開始的嗎?

農地重劃的潭底

  除了工資貴及其他國家的藺草在市場上競爭,造成藺草種植面積的逐年減少外,農村結構的變化,農村勞力減少及潭底農地水路重劃的進行亦為藺草減產的原因,里長陳永國先生拿出潭底的農地水路重劃圖,說明重劃對將來潭底里發展的重要影嚮,而潭底人亦期昐農地重劃趕緊進行,除健全潭底社區的各方面發展外,同時或將有助於農業發展機械化及科學化。

綠的希望

  藺草是潭底社區特有的作物,亦形成潭底特有的農村文化,那裡還有辛勤實在的農民,為著生在榻榻米上及躺在涼蓆上的人們,揮汗地工作,我們夢想著潭底的綠色大床,就像母親的搖籃蘊育著成長的生命,綠是潭底人的希望,期待下一次綠色大床大的再現,另一次綠的豐收。

作者-郭清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