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家將與嚷師-八家將 / 宋江陣

  裊裊香火總是彌漫在狹小的廟堂內,像一團不散的雲,代表來自人世間無盡溫暖的祝福。信徒們在虔靜膜拜中,體會與神明意境交會,不可言喻的心靈境界。除了無言的香火外,另一個傳達神明意旨的,就是各種精彩的陣頭了,鑼鼓暄天,炮聲隆隆,手持蒲扇晝戟,腳踏七星步,看他們穿著顯目的服裝,鮮血淋漓地表達與神明的短暫契合。在靜謐的廟宇中,更漆上一股難以捉摸的色彩。

  在眾多民俗陣頭中,最震撼人心,引人注目的就屬八家將,其打扮最富彩繪趣味,並帶有濃厚宗教嚴肅色彩,和一般逗趣耍寶的陣頭有大的不同。

  八家將成員不一定有八位,有四人陣,六人陣,八人陣,十人陣,其至十二人陣,有的因此稱為「什家將」。而所謂的八家一般是指:甘爺、柳爺、謝爺、范爺、春神、夏神、秋神、冬神等八家。它的起源大致有五種說法:

(1)為地藏王的部將。

(2)「城隍十二爺」轉世投胎。

(3)大戶人家的家丁演變而來。

(4)上界大洞天真居下凡,轉世為五福大帝的部將。

(5)「五福大帝」所招降的海盜。

  但因台灣最早的八家將是由台南府城的「白龍庵」發展出來的,其主神即是「五福大帝」所以一般都同意它的起源和「五福大帝」較有關係。相傳五福大帝是民間逐瘟之神,有一回五人相階夜遊,見瘟神在井中放毒,五人恐民眾誤飲,而留書投井而亡,後人為表揚其捨已救人的義行,乃建廟祀之,後由玉皇大帝勒封為「五靈公」,轉為陽界驅除瘟神。最早是福洲一帶的鄉土保護神,後迎請入台,大都集中在南部地區,漸漸南傳至屏東、高雄,北達雲林,至今南北各都有八家將的組織。

  早期的八家將是廟會專屬陣頭,其表演內容主要是捉拿界犯,行進必行「八字步」,邊走邊擺動法器,誇張的步伐和動作,加上不茍言笑的表情,頗有鎮嚇之感。其所行之陣法有三式:

1.走七星步。

2.踏四門。

3.擺八卦陣。

  類似「八家將」這種摻雜武術功夫的「武陣」外,還有一般人熟知的「宋江陣」,而像「車鼓陣」,「桃花過渡」這種較軟性,載歌載舞的,就被歸為「文陣」了,在型態上,陣頭也可分為二種,一種是業餘性質的「庄頭陣」,和一種較商業色彩的「職業陣」。這二種在風格技巧上各有千秋,但因社會型態的轉變,農村人口的大量外流,使得原本在農暇時,由各村庄召集農民所組成的「庄頭陣」,在人力不足的情況下,逐漸式微,但為因應社會的需求,而有了「職業陣」的興起。

  「職業陣」在商業手法的包裝之下,和傳統的「庄頭陣」有很大的出入,不僅在內容上大肆翻新,近年來更拜電子科技之賜,加入電子琴花車,甚者大跳脫衣舞,形成另一種新興的「陣頭」。這種「職業陣」除了給人感官上的聲色刺激,達到吸引人效果外,也扭曲人們對傳統陣頭的印象,使得傳統陣頭日漸式微而趨於沒落。

  事實上,在早期曾有傳統陣頭應邀上國家歌劇院表演,當時曾引起很大的爭議,有人批評這種民俗表演根本上不了檯面,不能視為傳統文化,但也有人反駁說這是傳統,也是文化,不能發揚也該繼續保存。事實上,民俗和文化就是一體的。文化是人類生活方式的總稱,豈有典雅與低俗之分?這些在台灣發展自成風格的「八家將」「宋江陣」等陣頭,應該比大陸的國劇、民俗舞蹈更貼切台灣文化。政府在高喊「保存傳統文化」「追尋台灣的根」的同時,應該拿實際行動,來鼓勵輔導這些傳統民俗業者,而業者本身也該自我提升表演品質與水準,該表演更精緻化,也使廟會文化不致淪為低俗脫衣舞秀的表演。

後記

在這次搜集資料的過程中,我們探訪一位對於岡山陣頭發展與國術發揚有極大貢獻的人物「嚷師」,在早些年前,「嚷師」可是人如其名一樣名聲響亮。本名余進的「嚷師」今年六十七歲,是一國術教師,幾十年前,後紅一帶的人,十個當中幾乎有九個曾拜他學習國術,或在他的教導下學宋江陣或跳鼓陣,而幾十年後的今天,他仍是一身健朗的帶著眾家弟子,繼續為發揚國術和推動民俗技藝而努力,每個星期六上午九點到十一點在永安國小教授宋江陣,而下午則在通訊學校教授國術,在訪問他的過程中,我們不僅得到許多民俗陣頭的資料,也走進了本土文化的迷思。

作者-王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