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公園的老歌手

一輩子的辛勤與汗水,
換來這些許的悠閑與智慧,
樹仔腳的約會,
是夜夜期待的永遠與不悔,
沙啞的麥克風顫音,
揮怯那曾經度過的風雲際會,
飄向金色陽光來時的故鄉路。


  隨著台灣社會人口年齡的老化與社會家庭結構的變遷,老人問題逐漸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岡山,這個發展中的工商小鎮,帶著幾分南部農業社會的氣息,農業耕種的勞力自然也有著些許人口老化的現象。

舊厝新家

  壽天宮前的公園水池邊,是個讓岡山區老人流連忘返的安樂園地。在這裡,老人們可以躺在竹椅上,泡杯五百CC的老人茶,呼朋喚友地談上一整天。也有人拿來一付付的象棋,來個楚漢之爭或麻將象棋。當然,在那簡陋的舞台上,大展歌喉,樂己娛人的老人,更是不在少數。這一切的風光,正反應著岡山老人生活的一面。

  隨著岡山衛生所的遷建完成與啟用,鎮公所決定在原址上興建老人活動中心,舊衛生所這一幢建於民國四十二年的老建築,似乎也完成了其階段性的使命,而面臨著拆除的下場。在民國七十三年度時,老人活動中心已經完成了第一期工程的發包,並預定在七十四會計年度內完成第二期工程的發包與施工。不過,事與願違,岡山老人會一直遲遲到了民國八十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才正式搬進這幢新建的岡山老人活動中心。

三節與采風

  岡山老人會的正式名稱是「高雄縣岡山鎮老人福利協進會」,現任的會長楊進添是現任鎮長石丁玉的岳父,也是前不久才退出民進黨的高雄縣黑派大將楊章明之父。在這種政治實力雄厚的會長領導之下,老人會或許會得到一些行政資源的幫助吧!八十三年十二月剛上任的總幹事陳石佛並不認為如此:「最近會裡辦了一個大型的自強活動,總共花了一百多萬,鎮公所才補助三萬,如果不是靠政治人物、廠商和各界的捐款,根本不可能辦好大型活動。」

  年滿六十歲的岡山老人可以加入老人會成為正式會員,年滿55歲可以加入成為贊助會員,兩者間的的差別只是在選舉權的有無。老人會的會員現有2047人,儼然是個超級大社團。現年58歲,家住後紅里的楊惠英回憶道:「三年前我剛加入這個會時,才八百多人,現在卻已經有了二千多人,這主要是因為這個會的福利太好了。」加入老人會的會員們,每年必需繳交一千元的會費,不過,楊惠英表示:「過舊曆年的時候,老人會會分發紀念品,像今年我就領到了一件蠶絲被,這一千元會費就打平了,何況每年還有三次免費聚餐,另外還有三次自強活動,這些自強活動只要繳交一些車馬費就可以了。」家住台上里,今年60歲的孫金葉也頗表同感,她說:「不過,上次去玩走了三個小時,我的腳受不了,我再也不敢參加了。」

樹仔腳會

  由於原本的老人會是在岡山公園內,很多人路過岡山公園,看見一群老人在公園內泡茶、下棋吃點心,就以為這裡是老人會的聚會場所。事實上,這些群聚在公園內的老人們,有些並沒有參加岡山老人會,由於他們習慣在公園的樹下納涼聊天,因此被稱為「樹仔腳會」。不過,雖然有「會」的名稱,事實並沒有這個機構存在,只是一群人在這裡泡茶聊天罷了。

  這些樹仔腳會的老人雖然常聚集體育館四周,不過基本上卻可分為二大群,一群聚在省岡中一側的體育館外,另一群聚在中山堂一側的體育館外。現年62歲,世居劉厝里的劉添義說明其中的原由,他指著一塊較平坦的地說:「原本大家都在中山堂這一側的體育館外泡茶唱歌聊天,由於沒有舞台,要唱歌的就把這塊較平坦的地當成舞台。有一天,一群老人事先搶佔了這地方,坐在那裡等聽歌,由於唱歌的人覺得他們坐在那裡不方便,就請他們坐到其他地方去,不料卻因此而引發衝突,後來,大家就分成二群了。」不過,樹仔腳會仍然是很多老人的最愛。孫金葉說:「只要花上個二十塊錢,就可以躺在椅子上,泡一天的茶了。」

  樹仔腳會的經常活動以卡拉OK歌唱最為流行,每逢周日,聞聲而來的數百位老人們,拿把樹仔腳會事先準備的小椅子,或坐在樹下聽歌,或上台高歌一曲,歡樂地度過一個周日。雖然岡山老人會每逢週二、四、六下午,在老人活動中心內也有卡拉OK歌唱,但是,參加的人數並不多,僅約在數十人左右。劉添義不平地說:「老人會對要來唱歌的人每個月收五百元的月費,有誰要去﹖」不過,孫金葉表示:「反正就像捐款一樣,沒有什麼關係。」然而,為了類似的一些事情,老人會內可是充滿了不同的意見。

風雲再起

  現任會長楊進添連任當上會長,但是,今年56歲的黃月娟仍然很懷念以前的會長福伯仔,她說:「福伯仔是吳鶴松的父親,以前還在舊會址的時候,我們在那邊伴唱,福伯仔對我們都很照顧。哪像現在搬來這邊,要唱歌還要繳錢。我們來這裡伴唱,也算是服務這裡的老人,又沒賺他們錢,現在還要繳錢才能唱歌,軟脆不要唱算了。」

  除了對唱歌收錢表示不滿外,劉添義又表示:「這個老人活動中心,照理說是要來服務老人的,但是,像現在才下午二點鐘,整個活動中心都關起來了,這樣子怎麼服務老人呢﹖關起門來,我們要到裡面上個廁所都沒辦法呢!」由於對現有制度的不滿,劉添義說:「雖然我的年紀已經可以加入老人會了,但是,我才不要加入。我寧可忙完田裡的事,在這裡(樹仔腳)和朋友聊天,免得加入會裡,惹得一身是非。此外,對於老人會參與一些地方上的政治事務,劉添義覺得不可思議,他總結道:「什麼黨在當會長都一樣,沒有說什麼黨就比較會照顧人民,真正會做事的會長才有用啦!」

邀約在周日

  選舉已經結束,公園裡的老人們仍然戴著他們所支持者的帽子,一眼望去,形形色色各種不同的帽子在幌動著,有執政黨的,更有著在野黨的。不過,雖然所支持的人不同,老人們仍然和平地一起下棋。因為,政治並不是在這裡聚會的主要目的,老人們一生的辛勤只求在這個安樂的園地裡得到片刻的休息。有朝一日,當你路過公園邊時,別忘了暫時佇足聽聽他們忘情的歌聲,給他們沙啞賣力的演出一個響亮的喝釆。

作者-蔣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