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店溪為什麼變了﹖

序言

  阿公店溪的河水仍潺潺不停地流動著,它流過三國時代的夷洲,流過隋唐時代的流求,流過了日據時代的台灣,流過了光復初期的台灣,也流過了戒嚴後的台灣和現代,時間的巨輪不停地飛逝,它也仍不停地奔流,只是,昔日的它所流過的是雜草、樹木遍岸的蜿蜓河道,而今,它所流經過人工整治的河道,沿岸也被住家、工廠所取代。

昔日的魚群、鴨群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布袋蓮。
昔日清澈的河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黑濁的河水。
但,我們期待它的重生!

Photobucket

  接連近一星期的豪雨,澆得人心煩悶。凝望阿公店溪湍急的流水,在人工的河堤護衛下,奔馳入海;河道加寬,岸邊的阻障物也減少了!在人工修飾下的阿公店溪又呈現它的另一種風貌,但,這種風貌是老岡山人必須再適應的昔日的阿公店溪,在現今的環保政策及社會的進步和人為的破壞下已不存在,它只存在於夢中了!

  從前的阿公店溪溪畔是雜草叢生檥樹頗多的美麗河畔,沿岸的人家,多將廚房搭建在河岸旁,一邊在河岸上煮飯,一邊則河床成為垃圾場,偶而也可見三五鴨群於河上悠哉悠哉的漂遊,或見釣魚客在河床上垂釣,柳樹垂葉,搖曳生姿,河畔也常見人們散步,那時的阿公店溪,對於岡山人而言,不僅是代表鎮上的一代表物,也是鎮民們閒暇可以遊蕩的一個地方。岡山人對外可自豪地稱岡山舊名為「阿公店」,除了以前有一位阿公因在岡山此地聚民而成一小部落得名外,也因鎮上有一「阿公店溪」流過,而特別引人矚目之故吧!

  隨著農業社會日漸為工業社會所取代,阿公店溪上的風貌也開始轉變。昔日的鴨群不見了!連在柳橋旁一家農家.也因河道拓寬的工程使農舍已拆,牛隻、鴨群也不存在。釣魚客也漸漸移至人工開鑿的魚池或釣蝦場,漸漸地,小型工廠移到阿店溪畔,漸漸地,豬舍也移到了溪畔,漸漸地,河水不再清澈,它開始有臭味,開始有黃濁現象,開始有人傾倒垃圾,開始有死鴨,死豬漂游於河面上,人們發現阿公店溪漸漸變黑,漸漸有泥沙淤積,颱風季節臨溪低窪地區的民舍甚至會淹水,布袋蓮進駐阿公店溪,阿公店溪在工廠、農舍、民宅垃圾等污染之下,往昔清澈的風貌不再重現,它走入了老岡山人的記憶之中。

  在台灣省政府公共的河川分類中,阿公店溪是屬於次要的河川,這條河川的流域包括了岡山鎮、燕巢、彌陀、阿蓮、田寮各鄉鎮。在旱季時,阿公店溪主要是做為農業排水、工廠廢水,而其它時間只有在雨季時才見大量的流水;因為阿公店水庫集水區和阿公店溪流域的水土保持工作未盡理想,因此,每當大雨來時便見大量的流水挾帶泥沙而下,日積月累,原已略顯狹小的河道,在泥沙的淤積之下,日漸狹小,再加上河流域上各種的污染日益嚴重,已使阿公店溪呈現嚴重污染狀況,阿公店水庫也因淤沙增多蓄水量減少,和優氧化情形的日益嚴重,影響水庫原有灌溉、防洪、公共給水的功能,因此,行政院環保署在奉行政院指示推動河川整治工作時,即委託「中鼎公司」及「環海公司」進行有關阿公店溪流域污染的整治規劃。

  整治河川是一長期的工程,省水利局自七十年度即開始進行阿公店溪的整治規劃工作,在鎮內,我們可見部份的河段已整治完畢或仍在進行整治工程中。阿公店溪的治理範圍自阿公店溪口處到岡山的都市計劃區東側為止,全長大約十二公里,每年省水利局均有編列整治預算分段整治。

  影響阿公店溪最嚴重的應屬污染物了!目前影響阿公店溪最主要的污染來自於工業廢水、家庭廢水及畜牧廢水三類。另外也包括部份的垃圾滲出水、農業排水及因暴雨而帶來的污染,但,現今每日注入阿公店溪的廢水中以家庭污水占最大多數,工業廢水次之。為了整治阿公店溪的污染和河道減小及淤沙情形,現今的河川整治方式主要是依照現今阿公店溪的流水狀況,兩岸地形及兩岸土地利用情況,沿著河道拓寬河的寬度,修築河堤,並做好沿岸的水土保持狀況,而為了促使河流域內的排水暢通,並且在兩岸合適的地點放置自動的排水閘門,以便利河堤內的排水。

  現今,在鎮內的阿公店溪畔沿溪可見新築成的美麗河堤,提供了鎮民另一休閒之地,而我也欣見仁壽橋重建之後新興的岡山風貌;但,護衛鎮容清潔的環保工作並非是政府可獨立承擔的,因此,除了在硬體的工程上,我們見到了阿公店溪的拓寬、河堤的修建外,另外,省住都局也在阿公店溪的流域內陸續興建雨水下水道系統工程,此一雨水下水道的工程完工後,將可兼排放家庭及工廠的廢水,以降低此二類污水注入阿公店溪的程度。

結語

  那天,為了找尋阿公店溪的源頭,我們一行三人趨車前往。離開岡山本區,進入了蜿蜿蜒蜒的山路,沿路所見是果樹,再往內走去,則可看見沿路的山坡少見樹木,山路本是柏油的,也已被破壞;漸漸地逼近了阿公店水庫,綠草爬滿了河堤,可見河堤上有人在上面散步、納涼。為了看看阿公店水庫,我們爬上河堤,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的布袋蓮,那種數量真是震懼人心;我們又沿著河往下尋訪溪水,但,我們似乎知道溪水在我們的附近,卻一直未見河水,就在尋找河水的過程中,我們和一位老人聊起,他說河堤上的養鴨、養豬人家已遷走,我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但,轉而一想:也許是被他們污染的河水所污染了吧!未曾深深地感受過阿店溪與我們緊密相關,但,望著黑濁的河水,望著沿溪的工廠,是我們該起而行動的時候了!

作者-劉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