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過一節節甘甜-台糖火車-蔗田

糖是甜的,甘蔗是鹹的,燒甘蔗的味道是香的,但,我們好久沒聞到那種味道了。

透早就出門 天色漸漸光
受苦無人問 行到田中央
行到田中央 為著顧三頓
顧三頓 毋驚田水冷酸酸

Photobucket

每年的夏末秋初是種甘蔗的時節。

  在一戶面對著馬路的人家的屋簷下,兩個中年婦人一邊看著落雨,一邊叨叨絮絮的談著。這個時候,天氣好時他倆應是在別人的田中做活,但,遇上颱風來襲,他倆心就賦閒在家。

「實在是太無聊了!本來昨晚說好了今天要去幫來福嬸種甘蔗,來福嬸說她已經準備了一萬多枝的蔗種要種,你看,現在雨下那麼大,我看那來福嬸哪現在一定急得滿身大汗,那蔗種若浸水發芽,就慘了!枉費她花了萬餘元。」

「唉!也是她在興沖沖要種啦!也不看看這幾天就有颱風要來!還準備蔗種﹖我就跟她說要種很冒險,她就偏偏不聽,結果弄得現在這樣,我一大早就看到她匆匆忙忙騎車經過這裡,大概是去田裡看蔗種有沒有怎樣。」

「這雨也不知要落到何時﹖」

「實在是替她擔心啦!等一下我再打電話問問來福嬸情形怎樣。」

「現在種甘蔗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家中的少年仔也不幫忙種甘蔗了!就靠請工人幫忙,但,工人又很難請,現在我們這裡就只剩三、四個婦人在做農工,請一個農工一天就要一千元左右,有時遇上其他種花生的啦!種菜的啦!也在這個季節中忙,工人都被請走了!就靠自己老命做啦!還好種甘蔗也算較省人工,只有在種蔗種時較忙,若是遇上颱風天,就慘了!」來福嬸一邊扇風,一邊拿毛巾擦著滿是皺紋的臉說著。

「這塊地是我先生留給我的,從年輕時做農人做到現在,有鄰居說我是應該享清福,在家帶帶孫子,但,現在孫子都大了,待在家中也是沒事做,因此,就用這塊地種種甘蔗,可以賺些錢自己用,而那塊田也不至於荒廢著。」

「一、二十年前,那時糖價好,所以時興種白甘蔗,一到收甘蔗時,常常是一家老小全往甘蔗田去幫忙,有的幫忙撿甘蔗,有的幫忙送點心,燒甘蔗葉啦!忙得很,特別是小孩子最高興,又可以玩,又可以吃甘蔗,根本沒有人會嫌髒。要將甘蔗交給台糖時,家中的壯丁常是忙到三更半夜仍不得歇息,有的是三更半夜就到蔗埕幫忙,牛車是一輛又一輛地東搖西擺,因為載甘蔗太重了嘛!台糖的小火車也是一天來回好多次,天空更是常有燒甘蔗葉的灰燼飛舞,但,現在糖價降了,年輕人也不喜歡種田,所以,現在在這附近仍有在種田的人很少,也大都種一些稻子,甘蔗較省人工的作物,或是種玉米。」

「以前的小孩子最喜歡看台糖的小火車載滿甘蔗一節一節慢慢地駛過。因為台糖的小火車開得很慢,所以有的小孩子就會去追它或是跳上去坐一段路再走回來,要不然就撿掉下來的甘蔗吃。台灣剛光復時,學校少,有的小孩子要走很長的一段石子路才會到學校,假如家附近有蔗埕的,就搭小火車上學。」順生嫂一邊說著,眼神抹過了一道光采,但,隨即暗黯下來。「現在想聽小火車的聲音都是一種奢望了!小火車已經停駛很久,住在鐵道旁的人家有的甚至將鐵道拿來當停車場用,有的則是在鐵道旁種起蔬菜來了!」

  問及現在種甘蔗的人為何減少的問題,雄伯說:「以前蔗糖的價錢高,而且又外銷,因此大家就一窩蜂地種甘蔗。後來糖價降低了,農村附近的工廠也增加了!許多農村的青年就做工去,比較下來,當然是固定的薪水好賺,總比靠天氣吃飯好,這樣農村中的青年就漸漸少了!種甘蔗的人力也就減少很多!像我們這一輩年紀較大的,還在務農的,大都是將種田當做是一種副業,打發時間,有空閒時巡看田頭田尾,和其他農人聊聊天,也是不錯啦!」

「這幾年,土地的價格上漲了很多,有很多田都是種甘蔗的好田,也被買掉了!一塊幾分的田地,就可以賣上千萬,靠種甘蔗或是種其他作物,種一輩子也不可能賺到上千萬的錢,真的划算,所以現在是田地愈來愈少,房子愈蓋愈多,但,一個農人若是賣了一塊地,就可不用愁三餐,還搖身一變成為有錢人,誰不願意呢﹖」

「現在講究的是學歷,有好的學歷就能找到好工作。農村中的青年若是會唸書的,大多數家長也都是大力支持,賣身賣命賺錢給他們唸書,會唸書賺比較容易、輕鬆的錢,總比種田靠天吃飯好。」

「唉!說來說去都是時勢在改變。有的人看種甘蔗不划算,就改行去養豬、養雞、養魚,或是種菜,這是利潤較種甘蔗高出很多。」

「以前蔗埕到了交甘蔗時很熱鬧,但現在蔗埕都是雜草,要不然就是有人在上面建工廠。以前交甘蔗時,人忙,牛也忙,現在是人閒,牛也閒,有的人家就乾脆不養牛了!要不就是只養一隻、二隻給小孩子看。」

「種甘蔗最怕碰到颱風,颱風一來甘蔗若承受不住就會倒下來,一倒下來就完蛋了!要等到天氣好一點時請工人來扶甘蔗。有的甘蔗倒的東倒西歪,連工人看了都不想扶,有時甘蔗也已經長螞蟻了!要扶正更困難,真的請不到工人來扶,也就只有看它爛掉啦!歐瑪颱風來時,我的甘蔗被吹得東倒西歪,要找工人扶,還找不到,後來打算到中崙那裡去請工人,最後,還是讓我在里裡面找到了二個工人,她們幫我將甘蔗扶正,我很高興哪!每個人多給了三、四百的工錢。不找人扶,損失不知多少呢!我年紀也大了!都當曾祖父了,也沒那種力氣去扶甘蔗了。現在都只剩一些中年人在種甘蔗,等到這批人都老了!還會有人種﹖」葉公平靜地說著...。

  燒甘蔗葉的味道實在是很香、很香,以前燒甘蔗葉時,滿天都是黑色的屑,母親會叫我們趕快將衣服收起來,免得沾了一衣服黑。

  好久,好久沒聞到那種味道了!

(本文摘自阿公店第十六期)作者-孫嘉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