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火下市集.魚市場專訪

楔子

一條小漁船的胸脯
要承受滿海滾滾的浪頭
向黑海的深處去索討
一網又一網的生鮮活跳......
若是網重而漁多
滿艙的漁獲該慶賀......為你
若是網輕呢﹖唉!也該慶幸
又逃過一劫......為魚。

余光中「討海人」

燈火下的市集

Photobucket

  黎明昏暗的曉色中,我們走訪散落省公路兩旁的漁市場。冷而微明的清晨五點,空氣中充滿著慣有的魚腥味,此時路上還沒有許多車,天色依舊是暗的,漁市場裡一盞盞昏黃的燈火,反而為這黑夜無邊的清晨憑添些許的暖意。

  燈火下的魚販們,腳上穿著雨鞋,捲起褲管、衣袖,手伸在冰冷的水中,忙上忙下的搬運著魚獲,一邊還大聲的吆喝著,吸引過往小盤商的注意。地上的魚,有的翻白眼平舖在地,有些仍悠然地游於桶子裡,似乎不知自己即將被宰殺的命運。走近漁市大樓,比手畫腳的拍賣員,和面露緊張的漁販正你來我往的喊價,外頭還有附近主婦們趁早來買便宜新鮮魚。漁販們拍賣的叫販賣,使整個冷冽的清晨,突然鮮明起來,大家都在忙著,氣溫似乎也沒那麼冷了。

岡山人吃什麼魚﹖

  漁市場裡的漁獲,形形色色各式各樣都有,像白鯧、土魠、吳郭魚等,還有許許多多是我叫不出名字來的,每天清晨兩三點,魚販們遠從各地漁塭或海港批魚來這裡販賣。這裡的漁販,絕大部份不是真的漁民,他們只從各地批魚來這裡販賣。事實上,現在許多漁民也非真的漁民,他們只出海用些物品和錢跟大陸漁民換取魚獲。也許多年以後的小學課本那段「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不回家。」會被改成「......爸爸換魚去,為什麼不回家。」了。

  近幾年,台灣西南沿海,受到環境污染嚴重影響,再加上漁民過度漁撈,使得捕魚的器具雖然逐年精進,漁民的魚獲量卻不見得增加,反有減少的趨勢。人口增加消費增加,全世界都有過度漁撈的現象,但是台灣問題卻特別的嚴重。台灣的漁船密度太高,又多使用拖網,拖網對海洋生態的影響甚鉅,它無所不拖,無所不要,大的小的,成熟的不成熟的,都一起被網入網中。長久下來,則使海洋資源嚴重耗竭。根據一份統計數字顯示,台灣近海沿岸漁業,正在逐年衰退中,這實在是一個值得我們重視的問題。

  漁市場裡的漁獲近年來也偏向淡水魚居多。一般來講,這裡和傳統市場的價差大約是2/5,魚販們以公斤在這裡買魚,到傳統市場則以台斤來賣,這樣的利潤算是不錯的。至於什麼魚在市場上最好賣﹖根據一位業者表示,只要魚新鮮,都很好賣,不過岡山人似乎比較喜歡土魠魚和虱目魚。

漁市場的淵源與現況

  漁市場創設於日據時代,原係岡山街役場經營,光復後改隸岡山鎮公所,設于第一公有市場內,民國四十三年改組為管理委員會後,業務日增,原有市場變得狹窄,設備簡陋,不合實際需要,遂于民國五十三年二月在農村復興委員會的贊助及鎮民代表協助下,遷入現有魚市場內,現在魚市場佔地一八七坪,由岡山鎮公所,梓官漁會及永安漁會組織公司管理。各持股權60%,20%,20%,現任漁市場主任為李開芳先生,年交易金額達億元以上。

  當初設計拍賣場僅71坪,已不敷使用,使得漁貨應統一拍賣議價的程序無法進行。市場內到處可見大盤、小盤漁貨商大聲議價,魚販無法集中市場內,散佈道路兩旁,造成交通不便,也妨礙觀瞻,影響環境清潔及安寧。李主任說:「魚市場有意遷移,計劃與果菜市場,家畜市場共合為一地,正在買地,最理想的地段是在劉厝里往梓官路上的台糖地,礙於台糖不答應釋地,所以仍在協商中,遷移後的漁市場,不僅是大盤交易地,也計劃加入魚品超市,把魚貨精緻化,以方便家庭主婦購買。

買得新鮮,吃出健康

  在生活品質提高及注重飲食衛生的今日,你可想過,口中咀嚼的魚肉是來自何方﹖新鮮度又如何﹖漁市場在面臨質的要求提高下,勢必將加大型超商取代傳統市場般的轉型,以新鮮的魚貨,配合精緻衛生的包裝,來吸引消費大眾。專家說:「魚肉營養份高,吃魚的孩子會變得聰明。」就讓我們一起走入漁市,帶走新鮮,吃出健康來。

(本文摘自阿公店第二十九期)作者-蔣榮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