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一齣戲~延續二百多年歷史的岡山籮筐會

幕起

  岡山的籮筐會傳統至今已有二百多年歷史。由於人口的增加,籮筐會從最早在岡山舊街─開元街附近到後來的中山公園,而後又遷至中華路,目前則在河華路及公園東路,更因時代的變遷,今天的籮筐會已充滿了現代產品,宛如商品展覽場,販賣舊式產品的攤位已不多見了。

(1)竹籮筐的回憶

  家住關廟鄉,現年50餘歲的林天福,應縣政府之邀請,來到岡山鎮籮筐會表演竹籮筐的製做。「這個東西對年青人來說,可能很少看見了。」他說,「不過,目前市面上的銷售還算不錯,有時做的都忙不過來呢!」林天福所說的東西,指的是製餅店用來搓揉麵粉的「竹箝仔」。

  竹箝仔的製作大致上可以分成剝皮與編織二個部份。由於剝下的竹皮需要很好的軔性,因此,原料必須使用上好的竹子。「這竹子本來有十公尺長,由於今天的場地不夠大,才把它鋸短帶過來。」林天福指著地上長約二公尺的翠綠竹子說道。竹子由貨車運到後,必須先經過機器加工把環節的部份弄平。首先,以銳利的刀子將細竹枝的內層大略剝除,其次,再把刀子小心地嶔入竹皮與殘餘內層間,然後上下搖動竹枝,使竹皮剝落。最後,剝落的竹皮還要用刀峰把兩面略加整修。「青色的竹皮要把它刮除,做出的成品會比較好看。」林天福拿起地上了竹青的竹箝仔成品說道:「不過,有時候工作太趕就沒法顧慮到這麼多了。」

  處理好的竹皮就可以用來編織竹箝仔。首先,在木板上劃好不同大小的幾個同心圓,依著想要編織竹箝仔的大小,利用不同的圓,就可編出大小不同的竹箝仔。竹皮的編織要從中間開始,上下參差地編織,竹皮若超出圓的範圍就把它折斷。「這些些竹皮間的大小是三分目,」林天福的太太正在拿著竹皮在編織,她說:「一般的大小就是這麼大,如果想要疏一點或密一點的就要特別交待。」

  編織好的竹皮,要用事先做好的竹箍夾住,然後以細藤綁牢,就是一個完整的竹箝仔。「一個竹箝仔從剝竹皮開始到用細藤綁牢後完成,整個過程大概需要三十分鐘。」從事這個行業已經有三十年歷史的林天福說道。

  林天福唯一的兒子在從事水電工作,在關廟的村裡有塊種著鳳梨的二分田,他的太太說道:「做這個很辛苦,現在的年輕人沒有人願意來做這個了。」

(2)古法鍛造的鐵器

Photobucket

「我老早已退休了。」家住鳳山市打鐵街的洪能吸口煙說道:「這次縣政府擴大舉辦籮筐會活動,為了讓年輕的一輩知道我們的老祖先在以前沒有現代化工具時,怎麼來製造鐵器,所以我又把以前的打鐵工具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如何以古法鍛造鐵器。」

  為了能在現場以古法打造鐵器,洪能在他的表演場上造了一個小的煉爐,並使用一個古老的風箱。「這個風箱已經有九十年歷史了。」洪能笑著說道:「不過,你可不要小看這個風箱,它可以讓這個小爐子的溫度高到七百度,如果爐子造得大一點,還可以高到一千二百度呢!」

  在風箱的助勢下,煉爐的溫度很快就達到七百度,洪能燒紅一根鐵條,當場就敲打了起來。只見他先把紅紅的鐵條敲細,並把前端弄尖,然後截下前段約三分長的鐵條,再把這小鐵條後端的一小截彎成九十度,在一、兩分鐘內,他已經造好了一根鐵釘。「這根釘叫做船釘。」他說:「造船用的木板有五分厚,如果直接用釘子釘下去,一定會裂開來,但是我們的祖先是很聰明的,他們先用手鑽把木頭鑽個洞,再以木屑、石灰及桐油把洞塞住,然後再把釘子釘進去,這樣子,鐵釘不但不會把木頭釘裂,還會受到桐油的的保護,以免受到海水的侵蝕。」

  表演完鐵釘的製造後,洪能又拿來一個木架,上面放著一個菜刀刀片的半成品。洪能拿起挫刀,跨坐在木架上,便用力在刀片上挫了起來。絲絲的鐵屑隨著刀峰輕輕地滑落,原來他正在磨製菜刀的刀鋒。眼看著原本厚厚的鐵片慢慢削薄,露出了裡面的精鋼。「這種菜刀的質料是裡面包鋼的。」一面挫著刀面,洪能說:「在以前沒有砂輪機時,菜刀就是這樣慢慢磨出來的。」由於砂輪機的快速研磨會產生高熱,使得鋼的軔性減少,連帶減少刀鋒的銳利。洪能說:「雖然容易生銹,但還是傳統的菜刀好用。」

幕落

  隨著機械化工具的使用,傳統手工的少量生產慢慢地被機械大量生產所取代,傳統籮筐會的交易品也由農漁產品變成工商用品。這除了顯示手工的式微外,是否也代表著在傳統背後的故事也正逐漸模糊﹖

(本文摘自阿公店第十七期)作者-蔣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