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店溪上的養鴨人家

  蜿蜒的阿公店溪靜靜地通過岡山市區,污黑的溪水只讓人記得這是一條惡臭的大水溝,絲毫顯示不出數百年前舟楫雲集商機四生的氣魄,甚至連垂釣的人們也不再出現於阿公店溪畔。

變色的溪流

  發源於燕巢、田寮間丘陵地的阿公店溪,混濁的水流在進入岡山鎮內後,受到嚴重的污染而變黑發臭。在東邊程香里觀音橋附近的阿公店溪水呈濁黃色,在往西邊本州里路上的前州橋附近,溪水已經變成深黑色,並不時發出令人作嘔的氣味。

  幾年前,阿公店溪污染情況較輕,站在與阿公店溪交會的省公路上,往上游望去,還可以看見農家飼養成群的鴨子在溪中游水,現在,黃濁的工業廢水已經破壞了鴨子生長的環境,養鴨人家也早已不見蹤影。

惡水上的鴨子

「這條溪的水又不能喝,我們在這裡養鴨應該沒有關係吧!」今年52的汪春旺在阿公店溪中養了六、七千隻鴨子,成群結隊的鴨子散在溪面中,彷彿是從前商船繁忙進出阿公店溪的景象。汪春旺家住燕巢,從事養鴨的工作已經有了十多年的時間,除了在阿公店溪中飼養鴨子外,他在燕巢國中後面的山坡上同樣養了大批的鴨子。面對這種水質不佳的河流,汪春旺直覺地認為在這裡養鴨子應該不致於受到取締。「養鴨子不像養雞一樣會臭」他說:「你在這裡這麼久,都沒有聞到味道吧!而且,這河水黑是因為鴨子游來游去的關係,如果沒有鴨子的話,過不了幾天河水就恢復正常了。」

「養這個鴨子賺不了什麼錢,」汪春旺略帶無奈地說:「我是這個行業做久了不做不行的。」從去年開始一直到現在,鴨肉的價格一直低落,汪春旺已經很久沒賺到錢了,他說:「以前鴨肉一斤二十六、七塊,現在一斤十三、四塊,怎麼活﹖尤其現在天氣熱,鴨子沒人要吃,價格更是淒慘。」一隻鴨子從小到大就要吃掉六十二元的飼料,現在的價錢幾乎連付飼料費都不夠,不過,雖然現在沒有賺錢,但是汪春旺總是相信未來的一批會讓他賺回來,而這個信念也支持著他不斷地養下去。然而,面對著鴨肉即將開放進口以及高屏溪養鴨禁令,汪春旺顯然有著鬱鬱的不安。

鴨仔寶寶

「我們的鴨仔都是到斗南、斗六那邊去買的。」汪春旺說:「南部這邊比較沒有人在賣鴨仔。」小鴨的價格每隻約在三元到十元之間,供不應求時價格曾高達到每隻二十五元。買回來的小鴨要注射疫苗,汪春旺笑著說:「那個針是『顧肝』的,一隻鴨子只打一次就夠了。」事實上,汪春旺覺得養鴨子就像是在養小孩子一般,需要仔細地照顧牠們才會長得又快又大。

  由於汪春旺只是在阿公店溪中上下兩端簡單地圍個網,便把鴨放在裡面飼養,剛放養的小鴨容易遭到野貓野狗的攻擊,因此,剛開始的二個星期是最辛苦的時候,等到小鴨大一點,就不用怕野貓野狗了。「如果下雨,大家都趕緊跑到屋子裡去躲起來,」汪春旺形容自己的工作說:「但是,我們不一樣,一下雨,我們就要趕快來看鴨子有沒有上岸休息。」曾經汪春旺放了一批小鴨子,三天後下大雨,阿公店溪水暴漲,流失了所有的小鴨,令他對雨總是多了一份的擔憂。

  汪春旺飼養鴨子的這段溪流,正好是阿公店溪上的一個大彎道,由於溪水的沖刷嚴重,造成高低不平的河床,他必須時常搬動溪石,把河床弄平一起。「工作累還沒關係,」汪春旺說:「沒賺到錢才令人怨嘆。」除了搬石塊外,修補籬笆也是一項重要的工作,因為鴨子棲息的地方有別人的竹林,他得用網子把竹林圍成一圈,以免破壞了竹林。

聰明的鴨子

「這批鴨子長大了,行動起來比較笨重,」看著水邊跩跩而行的鴨子,汪春旺滿足地說:「鴨子小的時候,走起路來很輕伶,很可愛。」汪春旺把鴨子吃的飼料在溪邊堆成一個小山丘似地,再覆蓋上帆布,每天早上六點多與傍晚五點多,他就會把帆布拉開一角,讓鴨子來吃飼料。吃過飼料的鴨子會自動到溪中去喝水,等到水喝夠了,又會到岸上來吃料。事實上,這種吃料喝水的習慣,在小鴨子第一天被放到溪中時就學會了,汪春旺對鴨子的這種本能很驚訝,直說著:「鴨子是很聰明的!」如果鴨子不想吃東西,汪春旺就會拿著長長的竹竿趕牠們到水中去喝水,等到牠們喝完水後,就會想要吃飼料了。前進中的鴨子會自動排成一個大隊,看起來就像訓練有素的軍隊似的。

  雨季時,阿公店溪水暴漲,聰明的大鴨子會自動地跑上岸邊高地去躲洪水,等到大水退了後,才又回到河畔來。汪春旺說:「如果鴨子跑到上面的農田去,農田的主人就會來凶巴巴地找我們理論,認為鴨子破壞了他的作物。」自然的河流雖然有水量的變化,但是汪春旺卻仍然較喜歡在河中養鴨子,他說:「河水是活的,鴨子的毛色不但比較亮,而且也長得比較快。」

鴨子成熟時

Photobucket

  經過了兩、三個月的飼養,鴨子大約重達四斤半左右時就可以賣了。由於汪春旺所飼養的是肉鴨,和作罐頭用的鸕鴨與作薑母鴨用的紅面番鴨不同,因此,他就把牠們賣給人做北平烤鴨用,賣到一般市場或賣給作鴨肉麵鴨肉羹的。鴨販來捉鴨子的時候,會運來一卡車的鐵絲籠,然後用網子包圍住鴨子,再一隻隻地捉進鐵絲籠中,運往市場拍賣。為了讓鴨子的供應持續不斷,當上一批的鴨子大約養了二個月左右,汪春旺便會開始飼養下一批的鴨子。因此,雖然鴨子的成長期約九十天,汪春旺一年卻可以出售五批的鴨子。

污染的真相

  面對著越來越嚴的環保標準與外國農牧品的開放,阿公店溪上的養鴨人家勢必將成為過去的記憶。但是,當潔白成群的鴨子在阿公店溪上消失後,是否阿公店溪的溪水就能恢復往日的清淨﹖或許,未來我們吃著外國進口的烤鴨時,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本文摘自阿公店第二十四期) 作者-蔣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