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孜不倦、救人為樂的陳丁財醫師

座落在岡山開元街頭、緊鄰壽峰橋旁的陳婦產人科醫院,熙嚷的人潮聲中,一棟兩層日式建築樓房,樸素雅典的雕花裝飾,映著輝陽特別引人眼光。

『可稱是大岡山地區最早設立的婦產科醫院了,民國34年設立,(比高雄醫學大學更早)所接生的嬰兒數都數不清囉!』陳丁財醫師娓娓地道說著。

民族歧視退學扛起責任 赴日習醫專研婦產科

陳丁財醫師民國二年生,岡山鎮新莊人,父親陳鐵,兄弟兩人,14歲時先慈過世,大哥在台中任教職,所以追隨兄長於台中二中就學,五年級時台籍學生與日籍學生因細故摩擦,身為級長的他為平息爭紛事件毅然退學扛起責任。16歲時,以高中同等學歷遠赴日本求學,並考入東京醫專習醫。四年醫專畢業後,進入三井慈善醫院工作並結識多位日籍教授。在日本時與夫人結婚,然夫人多次產後嬰兒數日便告死亡,陳丁財醫師為一究嬰兒死亡的原因遂走上婦產專科一途。

台灣光復返鄉懸壺 成立婦產專科醫院

留學日本10年後,適逢台灣光復回歸祖國,陳醫師遂攜眷返回台灣岡山故鄉。初回岡山,陳醫師在岡山國小旁為人診療醫治疾病,當時的服務是”病人一聲叫,我服務就到 ”,都由人力車或三輪車載往看診。漸漸地,醫療業務進展,陳醫師向第一銀行貸款購地,依照在日本時的醫院模式擴建成現址,初期以木造為主再改建成磚造,並增加病房及手術室,更添購蒸汽消毒鍋,蘶然成為婦產科專科醫院。陳丁財醫師回憶地笑說著:『當時嬰兒接生數每個月平均是60至70個,最高可達100多個呢!』。岡山早期皆由助產士(俗稱產婆)幫忙產婦順利生產,一遇有難產時助產士都將個案轉介到陳丁財醫師處, 所以陳婦產人科醫院可說是當時大岡山地區的婦產科後送醫院。

當時麻醉師缺乏,也沒有無痛分娩術,全憑局部麻醉一針一針及一刀一刀的行帝王切開術及進行手術,遇到婦人不忍疼痛哀叫時,也只能以”會叫才有救”的調凱話來安慰病患。早期也沒有超音波檢查可以應用,全憑陰道內診及經驗來診斷子宮肌瘤及判斷位置大小。說著說著陳丁財醫師拿出早期為產婦開刀剖腹生子的珍貴照片及存放在福馬林液下死胎標本秀給我看,著實讓後輩的我嘖嘖稱奇,雖然現今醫學是習以為常的小事,但50年前就有相當現今的醫學技術可真是不得了喔!

孜孜不倦的勤學態度 救人為樂的慈悲胸懷

民國六十年初,陳醫師以將近60歲的高齡再重回日本進修一年並拜訪日籍教授研究RH血型與胎兒死因的關連性。長久以來陳醫師養成晨讀習慣,早上5點便起床將新近的醫學期刊閱讀並做摘要,遇有疑問的案例也不忘向資深的學者請益,孜孜不倦的勤學態度令人敬佩。當被問及” 行醫這麼多年最高興的事是什麼 ?” 陳丁財醫師毫不猶豫地說:『把病人救起來時最高興!』回答言談中充分地表現出醫者救人的本色。陳醫師接著描述一位子宮破裂的實例:在助產士催產不成下,孕婦肚皮下禿出一隻胎兒的腳形而被送到醫院,當時判斷係子宮破裂胎死腹中,跟家屬溝通後進行手術,保住母體性命,家屬感激地贈送一面”生命之光 ”扁額,當時日籍恩師 * 田聖莊來台拜訪,聽聞陳醫師處理的經過直稱陳丁財醫師有膽量且技術好。

照天理行醫避免醫療糾紛 嘆醫師職業辛苦時時待命

動手術的婦產科發生醫療糾紛是很常見的,陳丁財醫師順口就提起往事:『 一位助產士將孕婦送至醫院,經檢查是胎盤早期剝離小孩早已死亡,母親命在旦夕。陳醫師事先向家屬說明病況,若是開刀下去子宮黑掉了,那麼母體也就沒救了。陪同產婦前來的助產士一聽病況危險,馬上落荒而逃。而事情果真如陳醫師所料,在手術台上病人就回天乏術。』陳醫師強調事先的醫病溝通良好,就可以避免醫療糾紛發生。

陳醫師也感嘆醫師職業相當地辛苦,尤其是婦產科醫師,想要跟太太講些貼心話,護士小姐一聲” 小孩快出來囉”就得去產房接生,難有空閒時間。56歲時陳醫師喪偶並未再續姻緣,也曾腦中風兩次幸好恢復得宜,直到去年腸胃道出血及健康亮起警訊才暫停門診的服務。

行事生活日本風格 休閒談禪品酩加SPA

陳丁財醫師早期擔任醫師公會理監事10幾屆,熱心公益獻身社會。75年被推選為模範父親並接受省政府表揚。因為早年留學日本,養成行事風格一板一眼,生活也日本化,嗜食日式料理、小杯品酩、喜歡日式SPA溫泉,或驅車上山與師兄結佛緣悠然地度過一天。

採訪結束時,陳醫師建議性地叮嚀,醫師公會內70歲以上的會員應免繳會費,即使保險公司也繳費20年就有終生保障啦!也建議公會研究醫師的退休制度,讓勞苦一輩子的醫師會員們有個保障!

「註」:採訪當天,恰逢陳醫師身體不適半臥床緣,談起往日風光依然面露春風。在此僅祝陳醫師早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