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煞英雄錄

這場疫病來襲,醫療人員中有人選擇當逃兵,有人義勇前進第一線,有人卻進了忠烈祠,它嚴厲無情地考驗台灣醫療公衛體系的健全與否。社會大眾人人自危,擔心SARS就在身邊,廠商囤積口罩、誇大保健食品功能,這場疫病更測試台灣人民彼此間的互信與道德良心。

前言

原本以為非典型肺炎疫情不過是事不關己的新聞事件,卻迅速從中國大陸廣州、香港,一路散播到全世界。台灣地區在勤姓台商因急性肺炎就診台大醫院而揭開疫情序幕,大家認為在政府防疫政策把關及台大醫院嚴密管控下,勤姓台商應當是疾病個案而已。然而,在三通管道人民交流頻繁下,非典型肺炎竟然跨過台灣海峽一步一步入侵台灣,旋而發生4月22日和平醫院爆發SARS集體感染而遭封院,繼之又有仁濟醫院傳出院內SARS感染封院,疫情逐漸飆到最高點,所有的新聞焦點也集中在台北疫情控制;醫護人員不滿無預警地遭隔離,向媒體丟抗議紙條; 醫師拒絕回院接受隔離,也有人員翻牆逃離隔離區;大陸返台遭隔離民眾也抱怨不斷。民眾自動減少外出,社會人人自危,主動戴上口罩以求自保,北台灣疫情風聲鶴唳草木皆兵,連美國疾病管制局也派員來台瞭解及協助控制疫情。

風雨前的寧靜,『 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一向平靜的南部,疫情首先由高雄長庚醫院因收治林姓婦人而爆發,4月28 日11A 病房林姓婦人因喘促由林永祥、吳思遠、王世緯三位醫師執行插管急救,過程並不順利,幾翻折騰後,幾位醫師被插管時林姓婦人嘔吐物濺濕衣褲,協助插管的護理人員也遭波及,4月30日院方懷疑林姓婦人為SARS病例。隨即要求與林姓婦人接觸的醫護人員隔離。莊靜娟護理長便是第一波被隔離的人員,她回憶地說:『 一開始聽到消息,自己被驚嚇,怎麼這麼快就來了?』,『我們病房有16位護理人員被要求隔離,第一天集中在3D病房隔離,原本要送到旗山某軍營,後來院方與縣府協商在新建醫護大樓內就地隔離,一但有醫療需要時也可就近處理。』,『其實醫護大樓也未完工,院方為了提供當隔離處所,緊急施工7、8 個小時,準備好日常生活的需要,被隔離的狀況與和平醫院不一樣,我們不用照顧病人。』

面對感染力超強疾病,醫院緊急總動員

面對突如其來的感染力超強疫病,醫院緊急總動員,先分樓分區做人員進出管制,13 A病房的姚靜宜護理長陳述:『13A早期是透析室,因為在頂樓,有些化療藥物會揮發,適合改成腫瘤科病房,醫院在5月5日將之撤空改裝為負壓病房,來醫治SARS病人。』抗煞期間,部份病房關閉,護理人員要支援SARS病房。

『我是5月21日自願去13A SARS病房支援。』陳春香護理師還說:『其實傳聞SARS病房的恐怖,我心想不如去一探究竟,揭開神秘的面紗,之所以晚點才上去支援主要是家庭因素。』隨著感染個案增加,院方關閉急診服務,不久再暫停門診服務,此時南部疫情已到達最高峰。

隔離期間的恐慌,院方提供物資與心靈支持

『隔離的第一天,心情的確有點恐慌,擔心下一個病案會不會是我。』莊靜娟護理長接著說:『我是護理長,要協助院方物資的分配及人員安置,更要去安撫人員的心理,或許職務的關係,恐慌的程度就不如原先的厲害。』隔離期間,人員可以透過網站看到外界消息及院方公佈的訊息,院方及護理部長官天天來電關心。然而,隔離第二天雅惠發高燒,大家開始緊張,之後又有王世緯、林永祥、吳思遠醫師相繼發高燒,讓隔離的恐慌氣氛再臨高點。遭隔離的人員幾乎是足不出房間門,彼此間不再交談,惶恐自己染病,也惶恐把病傳染給他人,只有用餐時間大家出來取食,隨即又關進房間。

SARS發病住院,心情隨體溫上下

姚靜宜護理長面戴口罩回憶地:『我5月7日到11A病房支援,協助安妮病人送到急診,感覺上似乎整個病房都充滿病毒,雖然N95口罩都帶了,接觸病患時也穿著全副隔離衣,至今我仍舊想不出哪個步驟不注意遭感染。』『我5 月11日隔離,5月13日開始就發燒,心情隨著體溫上上下下,自己吃顆scanol 體溫降下來很高興,認為是太累所致,但是體溫一直上升,心想應該中獎了。』,『護理人員總共有9名確定感染,我住院53 天直到6月9日才出院,住院前兩週一直發燒,人覺得很不舒服,我比較韌性而且一直告訴自己不能沮喪,要保持好心情才有好體力。我們腫瘤科主任也時常打電話來關心,問我何時出院再回病房。這種〝被需要的感覺〞也給了我不能被SARS擊倒的信心。』

同樣因支援 11A病房而遭感染的12B病房林姿秀護理師,住院10天,經口服抗病毒藥物後症狀緩解,再出院居家隔離。『我剛感染時有點灰心,擔心下一個expired會是我。初期發燒、頭痛、咳嗽症狀一直惡化,擔心的意念也更強烈,家人打來的電話也懶得接,幸好病情轉好,社服人員及精神科醫師即時給予精神支持,覺得沒被大家遺棄而倍感溫馨。』

社會人情冷暖,有人伸出援手,有人拋以異樣眼光

長庚醫院爆發SARS疫情,全台的焦點由北部轉向南部,社會大眾出門人人戴口罩,大型百貨場人煙稀少,交通運輸及餐旅業慘澹度日。心臟血管外科的陳春香護理師也感受到這波疫情下的人情冷暖:『我先生是軍人,因為上級知道我在長庚醫院當護理師,我先生被要求在與我最後碰面的時間起自行隔離10天。天阿!軍方比醫院還緊張。』,『我住的社區也有人對我拋以異樣的眼光,質疑為什麼還在社區進進出出不主動隔離,但是也有鄰居前來按鈴表示關心。』『我小孩幼稚園的園長便是想法很正向不會排斥我小孩的人,甚至遠從美國幫忙買口罩給我,讓人覺得窩心。』,『其實我也不會見怪這種現象,我第一天全副武裝上SARS病房照顧患者,偌大空盪的房間只有我跟病人兩人,心裡只想快做完治療快出去。』,『最可憐的是病人,在我們CVSI 護士小姐的表情、面孔都可以讓病人看見,密閉病房內SARS病患卻看到全副武裝只露出兩個眼睛的護理人員,24小時躺在隔離室,整天聽到的只有滴答的機器聲。』

離職風潮,醫護天職堅守崗位

爆發SARS疫情後,很多人才瞭解醫療人員的工作是經常暴露在危險的狀態,直接地嚇阻有意從事醫療業的人員。而長庚醫院在SARS疫情時也有部份人員萌生去意,莊靜娟護理長:『確實有人員提出辭呈,部份經溝通後留任下來,離職的人員也有後悔的。』姚靜儀護理長補充說明:『從4月30日到5月11日,我病房有7 位人員提辭呈,其中5位是在長輩壓力下提出,有小姐更說連離職後要隔離的地方父母親都找好了,經充分溝通後只有一位人員離職。』陳春香護理師語重心長地說:『我病房是工作負荷量相當重的單位,原本就想換工作回家照顧家人,當時父母親反對,現在SARS期間家人卻問我要不要離職』,『我認為任何人都會想換工作,而這個時候才離職對現有的工作是不負責任的。』

劫後心聲,要感謝的人太多

在病房照顧患者的護理人員最辛苦,面對一個未知感染原的疾病,與患者的對談舉止都會緊張有壓力,等到摸清楚狀況知道來龍去脈,懂得如何控制它時,便不再恐懼。』林姿秀護理師說:『經過這場大病,才知道很多人關心我,要感謝的人真的太多。』走過這場戰役的莊靜娟、姚靜儀、林姿秀、陳春香竟然不約而同異口同聲地說:『劫後最大的心願就是SARS不要再來了,即使真的再來我們都願意勇敢面對,當然結果是會更好不會更差。』

結語

這場疫病來襲奪走幾條十人命是歷年來罕見,也是台灣醫療公衛體系一大挑戰,在多方努力下,台灣終於在七月初從世界衛生組織旅遊警戒區除名。然而,經過這場疫病我們也得到慘痛經驗 :執行醫療救治病患,應先做好自己該有的防護措施。其次,疫病的防治不分你我,不單是政府衛生單位及醫療院所的責任,個人更應配合防疫隔離措施。當然,面對疫情重大災難,更應發揮同胞愛及同理心,不該存有發國難財非份之心。

結束採訪時,夕陽正西下,澄清路上車水馬龍,莊靜娟護理長和同仁忙碌地整理10A病房,準備明天重新開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