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生命交給上帝,把健康交給醫師~訪魏通善醫師

父親載我上學途中,耳提面命地叮嚀將來當醫師要有醫德,體恤

貧窮的病患,因為很多人沒錢看病,免費看病是積醫德、作善事。


今天是我的病人,明天便是我的好朋友』。行醫57年的魏通善醫師,今年83歲,仍堅持在自己開設的中興診所服務行醫,沒有富麗堂皇的門面,卻有豐富的職業經驗與一顆好施救人的心。

魏通善醫師,廣東省五華縣人,小學畢業後以優異成績考進德國基督教八雪會創辦的樂育中學,該校除國文課外,其餘都用德文教學,民國16年我政府收回教育權後,每星期仍有12小時的的德文課,民國28年秋高中畢業,參加全國第一次大學聯合招生,考取第一志願國立中山大學醫學院。

民國34年醫學院畢業後,即到海南島的原日軍海軍醫院(三亞空軍醫院)服務,是我行醫的開始。』魏醫師說,不過,十個月後就調到上海空軍醫院,民國37年隨國軍來台,並在台南空軍醫院任職,民國54年再調到岡山空軍醫院,直到62年屆齡退休,期間擔任過外科主任、副院長、退休後在岡山開設中興診所,另一人生階段的開始。

魏通善醫師回憶的說,『行醫57年來最大的欣慰是未與病患發生任何癥結糾紛,我都把病患當成我的朋友,他今天來看病是我的病人,明天他病好了就成了我的朋友,這也是我最快樂的事。』

記得民國54年秋,在台南空軍醫院外科服務的時候,有位罹患肝癌的17歲女高中生來求診,當時因醫院設備不足,我的經驗也不夠希望他轉診到台北空軍醫院繼續治療,不料他父母竟向我下跪,希望我為他女兒開刀,如果有不幸,他們也無怨無悔。魏醫師說,他花了三個多小時為該名女生開刀將左肝全葉切除,在傷口痊癒後轉往台北空軍總醫院住院治療,且安排前往榮總做鈷60照射治療,這名女生仍在1年後不幸去世,不過我覺得手術算是成功,也給我很大的鼓勵。

魏醫師表示,行醫幾十年來一直認為治病用藥物固然很重要,但精神治療同樣重要,曾經有位病患經常失眠,每次求診就要求給他安眠藥,魏醫師覺得常吃安眠劑並不恰當就給這名病患與安眠藥形狀相似的鈣片,結果病人服用後,一覺到天亮一再感謝他的治療。

一個人向保持健康長壽,不是天天靠吃藥或注射什麼補藥,魏醫師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不要煩惱,要有天塌下來當棉被蓋的胸襟,天天運動,每天至少兩次,每次走一小時的路或跑步,這些都比吃藥打針還要效益。

魏醫師認為身為醫師不應只顧賺錢,自己的身體健康更加重要,很多醫師每天門診一、二百人次,收入也許多了,但壽命可能短了。在我求學階段,父親載我上學途中,就耳提面命地叮嚀將來當醫師要有醫德,體恤貧窮的病患,因為很多人沒錢看病,免費看病是積醫德、作善事。

我的家庭可說是一個基督教家庭,內人梁美琴與我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我也在教會內擔任牧師職位,夫人更是我一生中最得力的助手與伴侶,我們好善樂施、不求名利,兒子為從醫服務於保險公司,兩個孫子活潑可愛,女兒音樂系畢業在教會服務,一家人和樂無比。魏醫師說:『一生行醫無所求,以醫為榮,以醫人為人生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