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退而未休的醫師—王敏郎

接下醫師公會交辦採訪醫界前輩的重責,我帶著一份期待又忐忑的心情,與洪小姐來到鳳山拜訪前輩王敏郎醫師。

一棟警衛深嚴的大廈,應鈴下樓前來開門的正是王敏郎醫師,臉頰泛紅、精神飽滿的他難與86歲的高齡來相稱。左手掌前天被熱水灼傷還裹著紗布,卻仍是熱情地招呼我們,在融洽的交談氣氛下我們慢慢走進了王敏郎醫師的時光隧道裡。

出生名門望族之後,自幼負笈日本求學

父親王超群醫師受教於日據時代的台灣醫學會,在鳳山行醫執業並擔任鳳山市的副市長(市長為日本人),王敏郎乃大房的獨生男,上有4位姊姊另有二房弟妹六人,共計11位兄弟姊妹。兩歲時母親過世,父親因著與日本人商業往來之便而將六歲的他送往日本就學,寄讀日本望族友人家中,因在異地求學家人不在身邊,事事不盡能如意,眼見同學都能對父母親撒嬌而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只能強忍心中慾望不敢奢求,也就在這種環境下養成勤儉、獨立的習慣,更從日本環境中養成好禮篤實的精神。

紅娘穿針引線,與台南名醫之女締連理

每年暑假從日本搭船回台灣探親,當時因留日學生不多,在船上早就與夫人有點頭之交,在一次媒妁安排下接受相親對看,彼此印象很好,三天後雙方長輩便同意完婚。婚後隨即返回日本繼續完成未了的學業,於民國29年三月自昭和醫科大學畢業,旋即進入昭和附設醫院內科服務,並育2男2女。

父親過世後,身為家中長男,遂返回台灣承襲父業,先在高雄省立醫院內科服務,因醫術頗受民眾信賴與肯定,於民國34年在鳳山開設慕德醫院,繼續個人的行醫濟世。

懸壺濟世醫人醫國,投入社會改造運動

早期鳳山的開業醫師不多,(約莫只有5名),王敏郎醫師當時是全鳳山最年輕的醫師。初回台灣行醫,受限於語言隔閡,看診時隨身都有翻譯人員幫忙才能與病患溝通,而當時的醫療服務是〝隨叫隨到〞的品質,更是24小時不休息的7-11,只要有病人來找,就是遠在大寮或是高樹也都是親自探診。不過以前的病人比較起來,較現在的病人有人情味多了,就診前病家會先端水給醫師洗洗手,再請醫師看診,看診完畢除給酬金外,還會給紅包及請醫師吃麻油雞慰問辛勞,與現在的醫病關係是不可同日而語。

日據時代,日本人為防止台灣民眾叛亂,對於知識份子的醫師看管地相當嚴格,王敏郎醫師也曾經被日本人抓去逼供刑求及入獄三個月,後來有幸台灣光復,才免去一場浩劫。

王敏郎醫師本著讀書人兼善天下本色,一邊行醫一邊投入社會的改造運動,於民國42年成立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台灣省高雄分會,並擔任首任理事長,協助政府及民間有關預防疾病增進健康和減負災難之責任。民國58年創立鳳山國際獅子會並擔任會長,期間從事的社團活動受到國際獅子會的推崇而受聘為永久會員。

民國64年創立高雄縣防癌協會,並任會長。

民國66年擔任醫師公會理事長時,因公會一直居無定所,王敏郎醫師遂以理事長身份向銀行貸款,由各理監事擔保,再透過加收會員每月100元的跟會方式,買下現在位於高雄縣政府前的透天辦公室,時價141萬元,經過5年的時間債務清償結束。言談之中,王敏郎醫師露出一絲難掩的驕情。更難能可貴的是王敏郎醫師竟然三次不同時間連任醫師公會理事長,共計擔任公會的五、六、十一、十二、十五、十六屆理事長任期長達十八年之久,可真是無人出其右。

醫院的大醫師,退休後成為社會的永遠醫師

民國83年,王醫師夫人與世長辭,膝下子女業已成家,遂萌生退休之意,而將慕德醫院售出結束60年的行醫生涯。退休後的王敏郎醫師更加的忙碌,各個社會團體競相邀請王敏郎醫師做醫學專題講演,王醫師也義不容辭的出席,更以自己豐富的社團經驗指導後輩。王醫師更親自在公園清晨運動場合做即席的醫學講座,他首先訓練幾位紅十字會的會員學會量血壓,替清晨早起運動的人量血壓,之後再進行醫學的衛教,包括糖尿病、高血壓及接受營養詢問,以前在診察室內是一對一的醫病衛教效果,現在則是一對多的衛教效果,成效可是不同喔!

王敏郎醫師也是尿療法的篤信者,每天清晨必定飲下自己的第一泡尿,20幾年來從未間斷過,更四處宣傳尿療的好處。有一次,在一個婦女團體做養生講演時提到尿療法,結果有位婦女有趣地問到〝如果在月事期間那尿能喝嗎?〞

養生之道-尿療、運動、虔信上帝

高齡86歲的王敏郎醫師現在的生活安排,清晨醒來就是一杯200cc的尿及一杯牛奶和一份土司麵包再加一粒綜合維他命,然後外出與公園的老友們打打自創的小型高爾夫球賽。因為是基督教徒所以每天都會抽空翻一翻聖經,不過王敏郎醫師的聖經可是日文版的喔!

訪問結束時,我們發現王敏郎醫師的房間掛滿了從事社團活動的各式獎牌及玲瑯滿目的照片,這不但是王敏郎醫師的個人榮譽也是台灣醫師行醫、改造社會的最佳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