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人生巔峰致力於預防醫學的史清華前衛生局長

退休後,為預防保健醫療足跡踏遍高雄縣各鄉鎮。全台灣去年子宮頸抹片檢查案例數,史清華醫師個人占4,600多件,叫他子宮頸抹片檢查第一名,絲毫不為過……

橋頭鄉的省道狹窄,加上高雄捷運正在施工,道路總是車水馬龍擁擠危險,但是轉入南溝巷內,典型的鄉下傳統建築就映入眼簾。不時還穿插狗貓閒逛的情景,若不是經史太太事先指點,我可能在省道就迷路了。

茄定鄉是他的出生地,受母舅行醫影響引入醫門

史清華醫師出生茄定鄉,原本在台南進學國小就讀,卻因二次大戰躲空襲而回家鄉茄定國小繼續未完學業。小五前讀的是日文課本,因此墊定往後的日文基礎,初中、高中的日子在高雄中學辛苦度過。受到兩位母舅行醫的影響,民國43年,杜聰明教授成立高雄醫學院時,成為高醫第一屆醫學系學生。早期高雄醫學院只有日本教授留下的日文書籍,原版英文書可是不多。民國49年畢業後留校服務,在江金培教授指導下擔任泌尿科住院醫師,次年轉任婦產科醫師接受訓練。

下鄉嘉惠岡山民眾十九載,建新大樓增設眼科復健與洗腎

民國56年轉任縣立岡山醫院外科,當時院內包括史醫師共四位,另有外科劉光雄醫師、小兒科黃啟禎醫師、內科林正雄醫師。史醫師因為個行性平和,謹守公務人員本份,看病準時不遲到,在職期間少有人投書抱怨。下班就回家,鮮少交際應酬。民國60年歐陽院長去職,升任縣立岡山醫院院長,那時岡山醫院辦公室舊址是現今警察局岡山分局,在當時林淵源縣長支持及林金德議長幫忙,將岡山醫院擴建成現址,並設立污水處理設備。史醫師更拜託高醫陳震武院長,建教合作派員幫忙,增設眼科、復健科與建立洗腎中心,讓業務擴展順利。

余陳縣長借才轉任衛生局局長

民國75至76年在余陳月瑛縣長拔擢下,任高雄縣衛生局長。期間為業務視察,跑遍高雄縣各鄉鎮。當時規模最大的旗山醫院醫事人員也都須高醫支援,因個性不適應官職,兩年後返回縣立岡山醫院繼續當醫生。

其間史醫師也兼任樹人醫校產科講師,自第一屆到第十九屆畢業生都是他的學生,算算也有4000名學生可謂桃李滿天下。夫人是助產士,在橋頭鄉執業,下班後會協助內人業務,十幾年下來也接生6,000多人。

史醫師道出心聲:『82年專科醫師制度建立,我放棄婦產專科醫師資格,只取家庭醫學科醫師證照。說起來有夠好笑的,其實我是”正港的”婦產科醫師,但是依健保局規定,我現在只能看婦產科門診,卻不可以為產婦接生』。

應鄉鎮衛生所邀請,首重預防醫學保健

89年退休後,梓官衛生所舊識邀請史醫師去幫忙做成人健檢、小兒健檢及子宮頸抹片篩檢。不料答應後,接二連三彌陀鄉、大樹鄉、茄定鄉、路竹鄉、仁武鄉、鳥松鄉、甲仙鄉共八家衛生所爭相邀請,他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於是退休後行程更多,週六週日也要排定預防保健行程。史醫師笑著說:『根據衛生署分析去年健保局子宮頸抹片執行資料,我個人做了4,600多件,全國應該沒有醫師會比我多。其實做抹片的過程,若能加作乳房檢查,病患除免去往返奔波之苦,也可增加婦女的接受意願。於是我自89年起,我私人外聘乳房超音波醫師隨行,只要婦人來做子宮頸抹片檢查,就免費贈送乳房超音波檢查』。

衛生局預算編列不足,看診送設備到衛生所

衛生局編列的預防保健預算不足,各鄉鎮衛所的設備也不齊全,做子宮頸抹片檢查至少要有布簾、冷氣等相關設備。鳥松鄉、甲仙鄉、大樹鄉、仁武鄉衛生所除人員不足,史醫師得自行籌費用買設備,讓檢查得以順利進行。高雄縣五分之一的抹片檢查都是由他執行,有時候檢查超過時間,還得買便當請護士小姐緩和大家工作氣氛。史醫師順手翻開統計帳冊說道:『今年高雄縣衛生局的抹片檢查目標數設定41,652例,到現在10月底完成23,200例約佔一半,只有甲仙鄉達到百分百以上』。史醫師更感嘆,抹片檢查在衛生所執行很不容易,一般婦產科門診更糟,做抹片當日不可再看病,當然醫師與病人都不願意配合。

外在環境變遷大,研修醫術守住醫德

史醫師小學時住在台南,當時醫者對病患的情況不是個個有把握,但即使病患死亡,家屬仍然向醫師致謝。畢竟醫師 ”有盡心救,救不起來就是命啦!”。現在,醫療糾紛多污賴醫師也多,婦產科、外科沒人願意做,小兒科也因生育率下降從事意願不高。但是儘管外在環境變遷得不如從前,不過史醫師還是給後學者建言;『 醫德要守,自己能力有辨法的病人就醫,自己能力不足的個案就轉診後送』。

偷閒出國體驗不同民俗,心臟裝支架行醫再出發

行醫忙碌生活裏,史醫師每年總會偷閒出國旅遊,看看世界各地不一樣的人物風景。其中讓史醫師印象最深的有--日本北海道的划木桶及緬甸山中湖的船伕以腳划漿的特殊民俗。不過,有次從蘇聯回國途中發生胸痛,下飛機後直入新光醫院急診,經診斷是急性心肌梗塞,前後共裝了四支支架,最後一支還是由替李登輝前總統手術的那位日籍教授親自操刀。心臟裝了支架的史醫師,不改作習依舊忙碌於病人群中……。

面對人生盡心力,對命運

走過二次大戰,進入醫學院習醫,當上醫院院長更當過高雄縣衛生單位的最高首長,行醫共46年的史清華醫師,對人生總是以盡心力的態度面對,對遭遇則以『命運啦! 哈哈哈…』一笑置之。史醫師的人生哲學,後學的吾輩或可轉用於“不論對病人的照顧或自己生涯規劃盡心力,大環境對醫界不利及近來健保凌壓醫界,醫界又反制無功,哈!命運啦! (就當是義診吧! ) ”,心胸如此敞開,行醫的路才能走得更遠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