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抗煞英雄──林永祥醫師

林永祥醫師,在內科第一線工作因SARS而殉職的住院醫師,民國六十四年九月十五日, 出生在一個純樸的漁村--高雄縣茄萣鄉。父親從事傳統的漁業及養殖業,母親為家管,偶爾幫人修剪指甲賺取家用,家境清苦。家中排行老大的他,下有兩個弟弟,大弟自高雄師範大學畢業後,現任職於高雄縣路竹高中,而小弟仍就讀於屏東科技大學。

林醫師自小即品學兼優,先後就讀於茄萣鄉成功國小、台南市立建興中學、省立台南一中以及高雄醫學大學醫學院醫學系。國中就讀於建興中學時,成績都名列前茅,也因為老師和同學對他認真負責的態度十分的肯定,屢推他擔任班長,而他也不畏辛勞地為同學們付出,儘管如此,學業上依仍表現優異。國中畢業後,考取現在的國立台南一中。因為認真學習,即使在來自各方的優秀學生競爭下,仍然都維持在班上前幾名。大學考取高雄醫學院醫學系,在朋友和鄰里的稱讚賀喜中,成功地往準醫生的方向前進。

就讀大學期間,醫學系的課業是這樣的繁重,他總是認真地把每一本筆記唸到熟爛,每一次問他問題時,也總用最認真的方式來回答,毫不隱瞞。對於每一次的考試,他不放過一絲一毫,即便是四下那段堅苦卓絕的讀書歲月,他也沒有放棄過任何一科。其實成績對他來說,代表的不只是榮譽感而已,也是能否申請到獎學金以減輕家裡負擔的指標。外界老是愛說醫學系學生最會亂花錢,在永祥的身上成了最明顯的諷刺、也是最大的反駁。他,就是一個這樣認真的人。

棒球是他最最愛的運動了,大學身為班隊的一員,他找到了課本外的另一種自信,雖是滿身大汗、皮膚曬得黝黑,卻看到他滿足的笑容。在班隊的南征北討時,他是不可缺少的大將,除是球隊裡的中心打者,也因優秀的防守本領,一直是鎮守三壘的門神,每一次看他接起內野的滾地球,完美的長傳一壘完成封殺,或者是雙殺打時,都獲得大家賀采,在這些日子裡,我們總是啟川盃的常勝軍。

大學五年級時,林爸爸因為腹痛而診斷出胰臟癌,預後極差的惡性腫瘤。在這段受病魔摧殘的日子裡,他並不好受,林爸爸離開之後,永祥從父母眼裡的乖孩子,搖身一變成家裡的大支柱,撐起一家子的興衰。大七的實習是在高雄長庚醫院度過的,也是他後來選擇在高長工作的因素。實習時的認真負責態度,是大家有目共賭的,他豐富的學識也是同伴們在工作遇到困難時最好的求助對象,而他也認真而謙虛的和大家討論進而解決問題。就是在實習這年,他認識了林太太,當時林太太在高長庚擔任護士的工作,被他樸實又認真的個性吸引,兩人在92年元月18日完成終身大事,怎料新婚蜜月的甜美尚未化去,永祥就已離大家而去。

在高雄衛武營擔任醫官的日子,他是長官眼前的紅人,也是阿兵哥眼中的好醫官。永祥暫時安置的國軍高雄總醫院靈堂裡常會見到許多弟兄和當兵的同僚都來送他,留下傷心淚水,告訴林媽媽,林醫官在當兵時如何的照顧他們,真正是一個好弟兄。

本著喜歡思考推理的個性和照顧病人的心,當完兵後,毅然地投入內科的領域,即使內科工作這樣的繁重也甘之如飴, 在他平實忠厚的外表之下,總有關心病人的同理心。在成內科醫師後,也順利的完成婚事,永祥很高興地和為人師表的大弟,正描繪出一個努力的藍圖,要一起努力來改善家裡的環境,讓母親過更好的生活。茄萣的老家開始規劃動工,一個嶄新的家,就將來臨。賢慧的老婆除了工作上分擔家計,更分擔母親辛苦的家事,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新生命, 等待弟弟們一個個成家立業。沒想到,心中的這個夢,來不及完成,永祥就這樣地被上天給搶走了。

這一回,在第一線工作的他,在病人病況危急時,奮不顧身地為病人插管急救,卻未做好自身的防護而感染了SARS。5月1日, 被隔離在新宿舍時,他對於自己的健康仍深具信心,即便住進隔離病房時,症狀只有發燒而未有多餘的焦慮。他最掛心的卻是家中的林媽媽、弟弟們、以及他新婚的老婆。電視上傳來疫情告急的消息,勇敢的他依然奮力與病魔搏鬥。5月14日,突如其來的進行性呼吸急促讓他有了不祥預兆,一場硬仗打下來,天人真的永隔了…。

因為這樣的天災人禍,永祥離開了世界,離開家人與太太,也離開了我們。重新整理這份資料,心中泛起無限感傷,幾乎是揪著心完成的。SARS風暴必定是台灣醫療史上的重要事件,但願這份由身為永祥同學的整理出來的資料,讓所有的醫護人員記住保護自己、保護病患。也希望永祥在天之靈,保佑台灣醫界更上一層樓。

(本文由長庚神經內科醫師陳琮華編整,部分資料摘自高雄醫學大學M82班版-蔣榮福-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