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看見蔡森郎院長的微笑

一位醫生除了堅守崗位外,更應跨出大步,不要自我設限侷處於醫院一角,要把愛傳出去,多參與各項社會公義活動……

牧童早慧讀書勤,投身軍旅習醫路

出生於屏東縣,世代務農的林邊鄉下,排行老三的蔡森郎小名叫阿發,小小年紀就懂得分擔家裏困苦,幫忙犁地割稻,田邊牧牛。天生早慧,五歲時隨兄長寄讀小學。以校長獎的優異成績畢業後,考上屏東中學,每天得走半小時路程到火車站,乘坐一小時的火車,再走半小時到學校,經歷多年披星戴月求學歲月,他進入公費的屏東師範學院的特師科受訓,原本以為就當老師的份了,剛好國防醫學院通知錄取,在友人的鼓勵下決定走上醫學的路。鄉下牧童坐夜車搖晃到遙遠而陌生的台北國防醫學院報到,穿著一身綠色軍服迎接7年漫長的習醫路。

選擇投入外科醫學,接受陸軍總院完整訓練

國防醫學院的老師陣容非常齊全,有協和英美派、台大德日派。課程也吃重,在國防醫學院裏,更有人文關懷的課程,對醫德培養格外重要,對他影響最深的就是-『台灣科技之父』李國鼎所強調的『第六倫』,在儒家所提倡的『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五倫倫常外,應該還有一種團隊觀念與社會責任,那就是『第六倫』。人與一般大眾縱使沒有親屬關係,也不能任意傷害。之後,再聽到天主教樞機教主單國璽談論『第七倫』的敬天思想,與萬物共生共榮的理念也頗受感動。畢業後,下部隊到基層服務,行軍,移防,醫官也要跟著走長路,直到從野戰部隊調到802總醫院總算安定下來。很快的從住院醫師,一路升到總醫師、主治醫師。完整的醫學經歷, 讓他在外科技術上更臻成熟。

敦親睦鄰好角色,關懷社區最用心

民國64年自陸軍退伍,擁有強烈使命感的蔡森郎醫師,決定在鳳山永續服務。因此,在大東國小買地落腳,起初由20位員工,20張病床慢慢經營,重點放在外科與慢性病上。社區醫院的角色,就如同seven~11小病溫馨照護,大病得及時轉診,切勿耽擱病情。尤其夜間急診,工作人員較少,對病況掌握更須精準。經常看見蔡森郎院長半夜還穿梭於急診室,民國70年大東醫院擴建為98床,更增設電腦斷層檢查,88年再擴床為120床,院內設備更臻完備。大東醫院沒有一般人認為的高收費,相反的,經常看到大東醫院辦免費義診,不收貧病者醫藥費,經常舉辦社區民眾急救訓練,看護訓練並巡迴機關學校做醫療保健專題演講,對愛滋、反煙、反毒、SARS防治等公共衛生也大力推行。

走出醫院博愛廣施,好人好事好福氣


蔡森郎院長曾經擔任救國團團委會主任委員,對於青少年的身心健全與人格成長,關懷備至。也曾為林邊鄉公所慷慨捐助獎學金,讓愛讀書的學子不必受苦,更是好人好事協會理事長,帶頭做好事。也是紅十字會高雄縣支會的副會長,出錢出力為民服務而榮獲台灣省特殊醫療貢獻獎。

921地震,蔡森郎院長主動捐款更實地支援救災,連斯里蘭卡大地震也去服務。高雄縣家扶中心的扶幼館有蔡院長資助, 縣府脫貧服務的義診有他的參與,更舉辦免費全民肝炎大篩檢,四處興學做義工,做社服, 也因大力協助輔導會的榮民就業兩度獲頒感謝狀,榮膺榮民楷模,更當選國防醫學院傑出校友。蔡森郎院長謙虛地說:『醫師,即使醫務再忙,也該走出象牙塔參與社會脈動,將一對一的醫病關係擴大到對整個社會的關懷,這也是另類的醫療。而且從參與過程中與不同層面的朋友接觸,會學得更多,給自己成長。』

阿發侍親至孝,心繫台灣鄉土

蔡森郎院長孝心傳鄰里,母親菜謝調三十幾年前被診斷肺氣腫、慢性腎病,並開過兩次大刀。在蔡院長隨傳隨到,細心照護下,90幾歲高齡依舊精神奕奕。近來兒女成家立業,遠居美國後,蔡院長更是以院為家。他在醫院的宿舍,不到10坪大小,室內裝設簡單生活儉樸,蔡森郎院長說:『我住在醫院宿舍30幾年,夜裏每有救護車經過便醒來,每晚只睡3~4小時,這是我的特色但不是優點。』,還說:『以前,孩子還小我每年會去美國看看小孩,現在孩子成家且有孫子了,我反而希望兒女帶孫子回台灣來看我,讓孫子知道家鄉台灣有位阿公在想念她。』

尊重、關懷、服務,病人安全,家屬第一

行醫四十餘年,蔡院長感慨地又說:『醫師從自由業,變成服務業,再變成健康產業,須有team work才能經營下去。在現今多元化社會裏,我醫療人員更要懂得尊重病人,全人化醫治, 對病人關懷,讓她感受到被關心、注重,有家的感覺,可放心地接受醫療。』,也提醒醫務人員切勿職業倦怠而顯得冷漠,他舉例:『有位住院病友夜間感覺冷,向護理人員多要條棉被,小姐拿給他時,竟然一丟說:「拿去」,轉身就走。若是護理小姐換個關懷性的字眼,病人的感受不是會更好嗎?』,『此外,現在的醫療強調病人安全,我還把家屬放第一,充份地醫病溝通,尤其是與家屬的溝通,才能有效避免醫療糾紛。』

感恩的心,花開花謝,一樣會珍惜

走過32年頭的大東醫院,建立的口碑是『親切,有人情味』。

半夜一兩點,經常在病房還看見蔡森郎院長高大的身影,他臉上始終帶著微笑,讓病患有不藥而癒的感覺,而蔡院長心裏最想做到的是第六倫與第七倫的群我貢獻,發揮社區醫院在宇宙中的小角色地位,卻做出最有動量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