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鄉下囝仔蛻變成臺灣大學校長

謝感生命線志工吳雲冰大姐的牽線幫忙及李嗣涔校長願意在百忙中,撥空接受岡山阿公店社區雜誌編輯群的採訪,滿足了後輩學子一睹如何從岡山鄉下小孩,羽化蛻變成當今臺灣大學校長的心路歷程。


小時候非常愉快,常常跑到後面劉厝里釣田雞、打蜻蜓。

問:請李校長談談在岡山成長的過程?年輕時候的家庭生活?

李嗣涔校長:我15歲就去台南一中念書,以後到台大然後就出國,回來之後主要待在台北。所以對岡山的印象都在15歲以前。

小時候的眷村叫復興村後來改名新生乙村,就在欣欣菜場旁邊,幼稚園就在新生甲乙村的中間。小時候非常愉快,常常跑到後面劉厝里釣田雞、打蜻蜓。所有玩的都玩過各式各樣的壞把戲也弄過。那時候還是空軍子弟小學,後來改成兆湘國小。每兩年換一次班,換一個老師,印象很深刻的老師,一、二年級是梁培哲老師;三、四年級馬久蕙老師;五、六年級李彥博老師。

我很固執,小學一年級上學期的第一課名叫”點名簿”,媽媽教我時,我卻一直講戶口名簿,僵持兩個小時,我還是講戶口名簿。這個印象很深刻已經50年了。在我媽媽的眼中可能是生了個笨小孩而且是個很拗的小孩。我記得第一次月考得第8名。我爸覺得還不錯第二次月考即考第三名,老師還剪了個3讓我帶回家。爸爸回來怎麼看也不像個3,說怎麼可能,結果第三次月考就考到第一名。從那時成績就算不錯,大概那個時候開竅了。初中一年級就不一樣,那時還是岡山地區的第一志願,像教育部杜部長及行政院主計處許主計長都是初中同學。高中時念南一中,到了台南感覺不一樣,畢竟台南市人才較多,初中的時候覺得各科還不錯,到南一中就發現語文能力差,所以開始學習同學怎麼唸英文。大學畢業後服完兵役就出國到史丹福大學讀了四年博士,之後在密西根做了兩年的事,回到台大電機系,升任副教授、教授。

Photobucket

國小李彥博老師,山東人,錯一題就打一板

問:校長離開岡山多年,對於故鄉,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及最懷念的人?

李嗣涔校長:國小老師李彥博老師是山東人,當時錯一題就打一板,從頭打到尾。小時候接觸自然,去爬小崗山或大崗山,有青蛙就釣青蛙,釣魚等。像我兒子就沒這機會,電視是到我高中時才出現,當時家裡只能有一個選擇: 買冰箱或買電視? 媽媽們一定是買冰箱,小孩們一定希望買電視。當時就跑去有電視的地方看有什麼好節目。我記得我們家改成抽水馬桶時是我高三,以前都用茅坑。我們年輕時沒電腦也沒電視,唯一的休閒就是跑出去玩,這樣比較自然也較健康。來自鄉下具好勝的特質


史丹福大學遇諾貝爾獎得主,有為者亦若是

問:校長,您在岡山的成長過程是否影響您今天的成就呢?

李嗣涔校長:影響自己的特質是好勝的心,像我在唸大學的時候,我考進台大是念化工系。我大二才轉到電機系,也是因為好強的心所以就拼命唸書,這是岡山對我的影響。如果我出生在台北或許就不會轉系,就是因為從岡山出來,一路從台南一中、台大化工、台大電機日以繼夜,不服輸的個性,讓自己一定拼到第一名。的確,那時候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從鄉下到城市就有這種心態 -- 就是要表現給你看,我不是很差的。

真正瞭解到人生是到史丹福大學,那是意識形態的成熟與改變。當時,見到的學者都是諾貝爾獎得主,像發明電晶體的蕭克利(Shockley),他當時剛從史丹福大學退休,還留間辦公室,一百七十公分的身材在美國人中算是矮的,但是當他迎面走來,你整個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他是半導體的巨人,所有半導體最原始的理論及電晶體都是他想出來的,外觀上小小的,很和藹。這時自然產生”有為者亦若是”那種感覺。從那時起我開始理解,教育就是要有一個典範,不用他教你,而是你自己產生向他看齊的那種心理。

從小唸歷史,唸了一堆都是歷史事件,考試也考這些事件,但是這些不會進入你的內在。從那時候開始,我會去想為什麼他會發明電晶體,而去找他的歷史故事,喔! 原來發明電晶的不止蕭克利(Shockley),還有另外兩個人: 巴丁(Bardeen)及布拉頓(Brattain),而且他們之間的恩怨情仇燃燒到40年後他們去世為止。這裡面發生的故事,對所有從事尖端科學研究的人而言,都是重要的警惕。所以,我很佩服你們做這個岡山社區雜誌,發掘岡山發展的歷史故事,找出之間的歷史傳承,讓年輕一輩可以知道當年為什麼會做出這些東西。


正直誠信,敬業唸書,追求卓越,關懷鄉土的人、事、物

問:校長曾說:「敦品勵學、愛國愛人」──是自傅斯年校長以來,代代相傳的臺大校訓;這也是臺大人所該堅守的信仰,所該追求的目標,更是檢驗是否為真正的臺大人最好的標準。

請問,對於岡山的中、小學的校長、老師,您建議如何以實際行動來教育學子「敦品勵學、愛國愛人」呢?

李嗣涔校長:我開始當校長的時後,把一級主管帶出去做兩天腦力激盪,探討我們經營台大的核心價值到底是什麼? 到底要給學生什麼? 討論了一天多以後,發現所得出的結論其實就是我們的校訓:「敦品勵學、愛國愛人」,把它用現代的詞彙解釋,「敦品」:正直誠信;一個公司或機構的領導者,出了問題就是正直誠信出問題。那麼「勵學」:學生就是要敬業唸書,把你的學問基礎打好,追求卓越 ;「愛國」:我們現在解釋為關懷鄉土的人、事、物,要有熱情 ;「愛人」:就是容忍別人,願意與人合作,這就是核心價值。

在台灣大學,如果有人給我好的意見,我會將訊息透過e-mail散發給全校師生。譬如,一位台塑六輕的經理就現在大學畢業生就業時的態度,給了我建議,我就傳給全部的老師跟學生,這就是要潛移默化、身教。每年新生訓練時後,我要每個人四件事不能做:(一)考試不要作弊,這就是正直誠信;(二)作業不要抄襲,我曉得他們還是一定會抄,但是校長講了以後,他們要去抄或是借給別人抄,內心總是會有罪惡的感覺;(三)不要隨便翹課,我也不敢講完全不要翹課。有的時後真的不行,少上一兩節無所謂; (四)不要亂停腳踏車,這個行為可以看出一個人的道德。不要亂停腳踏車,沒有處罰,停得好不好、要不要好好停,那才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與道德。

「關懷社會」,岡大會是一個不錯的團體,把地方的歷史文化做整理,地方有地方誌或是縣誌,這個誌就是歷史, 我覺得可以加強人物這部份。岡山地區一定有一些較大的聚落,這些聚落的影響很大,它繁衍的子孫應該也最多,可以把他的歷史保存下來做為後人的參考。岡山地區有很多的望族,二、三百年前就來了,一代一代地繁衍,如果能把這個脈絡追蹤一下,那就更有人文氣習。除了文化的傳承,最重要的是人的傳承,做得好的話有人看到兩百年前這個事物跟我有關係,那種親近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父母親陪讀課外書,三字經、論語、孟子拿來背

問:從岡山出身,您如何看待教育的城鄉差距?南北差距?對於岡山的父母親,您會建議他(她)們用什麼態度來教育子女?及如何提升岡山學子的競爭力?

李嗣涔校長:我看數理科的學習與城鄉比較沒有關係,理科很好的學生到那兒都無所謂,自己唸書就可以。但是語文跟見識有關,大都市的學生一定佔便宜。你看到同學一個一個在唸書,耳濡目染,同儕效應就出現。他們怎麼唸英文的?喔!原來是抱著字典在唸,看到生字就查,生字片語容易融會貫通。現在,過了三、四十年,已經看不出哪裡是鄉下,譬如說大賣場到處都是,好的戲劇廳離這兒也很近。可是人潮的聚集還是有些差別,譬如大的企業,政府所在地,匯集很多的人氣,這些人的子弟在一起就學的時後,氣氛氛圍是沒有辦法比的。我想,城鄉差距大概是指這個,那種氛圍的塑造。到了台北,中央政府所在地,大企業的所在,那些人就是互相的學習,就像台大電機系,我幾個好同學,如友達董事長李焜耀、華碩老闆施崇棠,廣達公司董事長林百里比我高了四屆,在那氛圍下自然就孕育出互相的刺激。這是造成為什麼我們岡山初中畢業生,到了高中就得往台南、高雄走。除非,就是大都會的形成,如高雄市的高捷把交通變得很便利,都市四週變成衛星城市,把整個系統連起來。有人或許不願意住在高雄市,願意住在岡山、橋頭,社區匯集了人才,氛圍一變,就地區學校而言,有提升的作用。

一個好老師要怎麼樣引發學生的好奇心,引發他的向上動力,是重要的教育理念。大學通識教育,常希望不要只專注於自己的狹窄的領域,能夠多學一些東西。事實上很困難,我們通識教育12個學分,等於有六門課,六門課還要分好幾個領域,不能集中在某一領域,每一個領域大概只有一門課。你說這兩個學分會帶給學生怎樣深切的體認呢? 真正重要的是利用這兩學分的課,啟發他的好奇心。我舉個例子,《三國演義》我們從小就看過,大陸把它拍成連續劇,我平常不看連續劇但這齣戲我看過幾集,有一集是談諸葛亮,他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奇門遁甲無所不學,他為什麼學這麼多東西呢?他說他是引天的力量,就是運用大自然的力量來對抗人的力量,所以無堅不摧。對我而言,一看到這段就覺得是很大的啟發,如果在大學時代有人給我這樣啟發一下,我可能後來會去多學一些天文地理、奇門遁甲。通識課程就是這樣,你怎麼把他啟發,讓他產生學習的動力。

教育子女,不管在學前或是在小學時候,父母有空的時間應該要多陪小孩唸課外書,然後對小孩提出的問題要有反應。從神經網路、神經科學例子看來,對小孩的智能有很大的幫助。就像所謂的讀經班,讀四書五經,小時候他根本就不懂,沒關係,三字經、論語、孟子就拿起來背,然後等他上了小學,年紀漸大之後就會發覺他的氣質、處世的態度、成熟度都跟沒有讀經的小孩顯著地差異。

我也讀了很多神經生理學的書及做氣功的研究,發現大腦具有極大的可塑性,很多小時候的經驗,會改變了我們大腦的硬體架構,我們長大後在認知上是受這硬體架構的影響。譬如,小時候兩個眼睛看外界的景象,是在刺激大腦中視神經的成長與形成接觸,它們在搶聯結視覺中樞,若是你的眼睛被蒙起來或只用一個眼睛去看,即有可能會變成弱視。有過類似的實驗,把小猴子矇上一隻眼睛三個月再打開,結果猴子的這隻眼睛瞎了,不是真瞎了而是這隻眼睛的視覺神經沒有辦法聯結到視覺中樞,對光沒有反應。另外一個例子就是痛覺,人類的痛覺都被認為是予生俱來,心理學家講不是,痛是學習來的。小猴子出生後把牠保護得很好,鋪上毯子摔倒也不會痛,到了幾個月以後,牠可以把手伸到火裡面都不覺痛。所以,痛覺是學習來的,該摔的時後要讓他摔,該打屁股的時後就要打屁股,在他腦子成長的時期,他做了一件壞事情,打他屁股他就不會做,你打了以後會改變了他的神經結構,以後做不出來。因此,我主張在他腦子還沒長好之前,該打時就應該打,教育小孩最重要的時期大概在4~9歲,多瞭解這些理論,適當的管教,讓他的未來可以改變。


老人社會照護體系與生活的結合,活動中心看書聊天交往

問:相對於舊時眷村(竹籬笆外的春天),李校長對於勵志新城有何看法?

李嗣涔校長: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們在台大也探討這類似的問題,在少子化的社會中,將來家庭裡大部份都會是只有一個小孩,等到他們結婚以後,變成一個小孩要照顧四個老人,老年人越來越多變成一個社會問題。所以,長庚大學現在就想辦法設立老年照護村,建立起一個照護體系,讓老人可以互相溝通不會太孤立,又有醫療體系照顧,這樣子他們平常就可以到活動中心,看書聊天交往,比較不會得到老年痴呆症。勵志新城就是這樣的模式,唯一不足的是醫院還稍微遠了點。如果醫院可以更近一點,未來老人社會照護體系跟生活結合,這是最理想的居住型態。在我看來,勵志新城剛好可以扮演部份這個角色。這比以前的眷村還好,眷村大概是買菜時會出來一下,現在一到下午大家都出來溜搭。將來,這會形成一個生活形態,這種便利再加上其他的生活設施,如果可以接送服務,這就是未來理想的照護體系。


現代科技的飽學士,更是傳統孝道的實踐者

匆匆地,兩個小時在李校長侃侃言談中飛逝,校長急著與我們道別,趕著四點半到勵志新城陪母親在夕陽下散步、交心談天……。與我們合影後,校長從大門回眸揮手一別,洋溢出的風範讓我們感受到--『他,不僅是現代科技的飽學之士,更是傳統倫理孝道的行動實踐者。』

採訪-蔣榮欽/鍾榮仁/張詠斯 撰稿-曹正昌 攝影-吳坤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