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光社的劉再成與劉國明父子

在開元街開設以銷售神具為主的壽光社,家族在岡山已歷經三代,劉再成民國20年自東港來到岡山,原先從事肖象及販賣油漆的生意,曾任岡山鎮第四、五屆鎮民代表主席,1956年至1977年間營岡山鎮大戲院 ......。

東港捕魚家庭

劉再成,出生於屏東東港的捕魚家庭,成長過程學會油漆與繪畫。在當時的經濟環境下,一般的三合院家庭幾年才會粉刷一次,劉再成遂以廟宇粉刷為主業,四處遊走並找尋工作的機會。遊走到大社時,認識太太,岳父林開圳是日治時期大社庄的保正,經常要跟日本地方警察喝酒應酬。

落腳在岡山

劉再成來到岡山,落腳在現今「金德藥房」附近租屋做生意,再輾轉搬到現址,以裱框、賣文具、畫肖像維生。當時的民情風俗是蓋新房子想要掛張圖裝飾,就會來買張畫圖或是畫張照片作紀念,而當時岡山只有劉再成從事此業。

1930年代,日本人岡山興建海軍61航空場,高雄航空隊亦設立於此,預作二次大戰南進及封鎖中國福建沿海用途,當時來岡山協助蓋機場的人數眾多,帶動岡山經濟快速地成長。

從商發小財

日治後期,勵行皇民化政策,劉再成夫妻靈機一動,從日本進口祖先牌位及香爐來台販賣。也協助將日本的神位用玻璃作框,也因當時只有劉再成從事此業而小赚了一筆財富。二戰結束後,台灣人恢復祀奉觀音、媽祖等神位,許多人家裡的神位又要重買、重畫,劉再成也兼賣梳妝台、鏡子。這次的政權改變也讓劉再成再發一筆橫財。

參政當主席

經濟改善後,朋友、鄰居督促國民黨籍的劉再成參政,恰巧有鎮民代表遺缺, 劉再成參選當上岡山鎮民代表。劉再成擔任鎮代期間,曾以地勢低漥而反對縣岡中在現址的興建,卻反遭民眾抗議,結果一如所料,蓋完縣岡中後果真校園經常淹水。

劉再成共擔任第四、五屆鎮民代表為民喉舌,擔任代表會主席時,公家自營的大戲院虧累達新台幣20萬,代表會於是決議出租委外經營,首先租給嘉義人,因為虧欠片租及房租無法繼續。後來,由鎮公所與陳祝和合營大戲院,亦因無法付出租金而歇業,鎮庫因而損失甚鉅。於是1956年元月的代表會決議由代表會主席的劉再成接手經營。

岡山鎮大戲院

劉國明,1939年出生,三歲過房給劉再成(生父是劉再成哥哥)來到岡山。從小喜好寫字、美術繪畫,岡山國民學校,岡山初中畢業。

17歲時,開始協助劉再成父親表框的工作及經營岡山鎮大戲院,曾擔任戲院經理的他回憶地說:「我每個月都跑台北,去買影片的承租權,有日本、美國及港片。那時代的西片拷貝全臺灣只有進口兩三部,所以會因為電影熱門而訂不到片的情形,因此與掌握美國片代理商應酬是很必須的。」又表示「自己將全開紙切開分成三張,再手寫海報,然後派人四處去張貼廣告。重要放映五日以上的大片時,父親劉再成還親自坐在計程車,在車頂掛上小喇叭到永安、燕巢等地去廣播。」

而在每年的四月四日兒童節假期,為了吸引小朋友看電影,劉國明會特別挑選華德狄斯奈的卡通片上演,並且強調兒童半價,也都引來客滿的人潮。

1956年至1977年辛苦經營,最後戲院人潮不再,慘淡經營不堪虧損而將戲院歸還給鎮公所。

成功攝影俱樂部

因父親係岡山扶輪社員,每年參訪香港友社比賽攝影,引發劉國明對「攝影」的興趣,他加入當時的「成功攝影俱樂部」開始學習攝影,經常自己一個人騎腳踏車到永安練習拍照,探知高雄有明星來訪也會去參與搶拍。從基礎的黃金定律、三角定律、主體賓體到景深層次、陰陽反差,慢慢地熟悉攝影技巧,他說:「漸漸地,遇有結婚喜慶,朋友來叫,我就去幫忙,甚至連有店家要廣告蜂蜜,也來找我幫忙照相,將蜜蜂局部拍攝再放大去張貼。」劉國明背負相機四處取景,大岡山地區的城鄉景色、產業生活等都成為他鏡頭下捕捉的材料,對攝影執著讓他收藏了許多岡山地區珍貴的照片。

熟稔歷史與老街

對歷史的興趣,驅使劉國明深入研究民俗工藝,廟宇的石雕、彩畫、剪黏、交趾陶;對岡山街道及演變歷史的熟稔,也讓他應接不暇地帶領參觀者,進進出出岡山古厝、老街、壽天宮等歷史景點,他笑著說:「有些觀光客是區公所介紹來,有些是問中街賣水果攤位老闆再轉介過來,我義務地帶觀光客去看現場跟解說歷史典故。」劉國明也語帶批評地表示,「馬路在阿公店街內的叫做『街』,在鄉下的叫做『路』,現在怎麼亂改把『維仁街』改成『維仁路』呢?」

岡山扶輪社

劉再成1965年參與創立「岡山扶輪社」,劉國明隨著父親腳步於1987年也加入「岡山扶輪社」,參與服務大眾的行列,曾擔任兩任秘書並連續15年出席率百分百而獲頒楷模獎狀。

憶起老岡山

拿起一疊文件,脫口就說出一段塵封的歷史,秀出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連串起一段段的回憶。坐在神具、字畫、裱框環繞的劉國明,身形略顯高廋,但是談起他最愛的攝影、歷史導覽,整個人就眉飛色舞了起來。的確,走進狹窄的開元街,再跟著劉國明走入他的攝影世界,就宛如真的讓人「憶起老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