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健康! 勝利! 」是蔡登滿醫師堅持不變的行醫原則

用手輕柔推拿蔡太太的手掌合谷及內關穴,高齡九十五歲的蔡登滿醫師接著拱起雙手語氣飽滿地說:「我的宗旨就是健康、勝利!」

可怕的戰爭

「太平洋裏美軍放了很多的魚雷,鐵殼船一靠近,就會被吸住而引爆魚雷! 戰爭真得很可怕!」蔡登滿醫師侃侃地述說著二次世界大戰時美日緊張對峙的情景。

出生在路竹鄉三爺村,父親是當地的大地主,蔡登滿醫師大社國小畢業後,進入長榮中學就讀,蔡醫師接著說道:「長榮中學畢業後,父親帶著我到日本求學,先在東京『東山中學』補兩年學籍,之後進入九洲齒科大學,苦讀四年取得牙醫學士。」

甄試再進修

蔡登滿醫師的長子蔡孟忠醫師接著表示,「七十年前,台灣鄉下到處是密醫及鑲牙師違法營業,父親回台灣初期執業牙醫師。但以當時的牙科設備不理想,治療的成功率也不佳,父親在台灣光復後遂再甄試轉為醫科,並且安排到劉尚修醫師(當時任衛生局長)處實習進修,隨後回到家鄉路竹開業。」

治痠痛有名

蔡登滿醫師自豪地說:「我治療痠痛在路竹小有名氣,鄉下人勞動多,筋骨容易痠痛,前來求診的病人很多。」但在蔡醫師記憶中最深刻的病案卻是- 曾任高雄縣長的姊夫戴良慶,經常因不明原因關節腫痛而無法走路行動,前來就診時被蔡登滿醫師診斷為『痛風』,經持續治療而成功痊癒。蔡孟忠醫師也補充地說,父親自稱「六合」意指「要和平」,而最大的快樂是「看著病人拖著病體來診,卻是快樂地回去!」

世界要和平

回憶起民國二、三十年的戰亂時代,頗具日本精神的蔡登滿醫師,突然用日文鏗鏘地唱起一小段日本軍歌,意思為「替天替地打不平,長榮無常我的兵,把聲音放送出去,我現在要出征,父母國啊! 沒有戰贏,我不回來!」經歷過二次大戰的鉛洗,蔡登滿醫師長噓一口氣地強調「戰爭很殘酷,世界要和平!」

推拿與保健

對醫學的熱愛與執著,蔡登滿醫師勤於看診服務病患,直到八十五歲才在兒子的勸告下停業。但是對醫學的求知態度依舊熱忱,他從臨床醫學轉向保健醫學知識,從日文的醫學書籍中,他自學推拿術,蔡醫師指著自身手掌說,「這是『合谷』穴,這邊還有『內關』及『外關』穴,可治療頭痛及調整氣血」。他也透露出長壽的養生秘方就是「心要靜,心平氣和不與人爭。」

三代承醫缽

在日本求學時,蔡登滿醫師勤學日本劍道及游泳,他洋洋得意地說:「我當時還從一樓高的樓層跳水下來咧!」正當我們後輩用讚訝眼神關愛蔡醫師時,蔡師母卻在旁邊喃喃私語地說:「那是古時候的事啦!現在就在自家門口前走路運動而已。」

據蔡孟忠醫師陳述,高雄市政府在籌建高雄醫療史館時,蔡登滿醫師提供一支象牙聽診器給館方收藏展覽,為見證當時的醫療器械盡了一份心力。此外,蔡登滿醫師的兒子蔡孟忠醫師、孫子蔡昌學醫師,三代相繼傳承醫缽,讓蔡登滿醫師如願以償,滿心歡喜。

隨緣順自然

蔡登滿醫師生活起居規律,不菸不酒,個性朗直,凡事不會刻意去爭取,隨緣自然即可,牽手走過七十年的蔡師母坦言地表示:「像當初公公的大片土地,經過三七五減租分給佃農後,所剩無幾,他也不會去計較。」,「當初,蔡醫師決定退休停業時,也是沒跟病人張貼公告,靜悄悄地診所就收起來,才不會面對病友的商求而猶豫不決。」

人生百分百

經歷過日據時代的戰亂,走過光復後的白色恐怖,蔡登滿醫師退休後與夫人同住高雄市區。高齡九十五歲的他,沒有老人病,肌膚也鮮見老人斑,少了病人群可以照顧,自學的推拿術就用來保健自己及蔡夫人。採訪結束,蔡登滿醫師握緊林景星醫師與我的手,語氣堅定地說著:「我的宗旨就是健康、勝利!」,蔡醫師的言行舉止清楚地告訴我們,這就是他長年來堅持不變的行醫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