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守護教育台灣化 寧願戰死沙場的 鄭正煜老師

「本來要北上包圍立法院民進黨團,要求凍結教育部預算,要求教育部給國中一個本土語文課程。」~ 鄭正煜

喜歡思想 愛哲學

鄭正煜,出生高雄茄萣區,初中搬到高雄市區居住,大學北上文化大學歷史系就讀,畢業後回高雄擔任國中教師。鄭正煜老師說:「我喜歡哲學,愛思想,大學時代就把拿破崙、希特勒的自傳看過多次。拿破崙曾說:『寧有一份報紙,勝過十萬個兵。』;希特勒也控制電台,因而控制群眾。所以,革命者都會控制電台與報紙,而更厲害者就是控制『教育』。」鄭正煜就是深刻感受到國民黨政府統治下的教育不斷地排除台灣本土文化,因此從四十歲開始,積極投入教育本土化運動。

參與黨外運動

1977年,楊青矗選立委,鄭正煜開始參加黨外運動,國代、立委、總統選舉,每一次選舉無役不與。美麗島事件時也被審訊過,六人輪流審訊他,雖未被判刑,但也被長期監視,管區警察每個月都來家裡訪問,直到李登輝擔任總統才恢復自由。

沒有台灣文學

1992年,鄭正煜老師在立法院開記者會,邀請彭明敏、李應元及李三田教授闡述台灣本土教育的重要性與迫切性。很可惜地,並未喚醒一般民眾與媒體的重視。鄭老師說,外界認為「台灣蟳無膏」,諷刺台灣文化很貧乏,其實這是錯誤的。總鋪師、陣頭、大尾流氓是俗文化,台灣卻有非常多的雅文化,大家不熟悉的前淡江中學校長、音樂家陳泗治,及大家熟悉的林義雄、蔣渭水、廖瓊枝都是雅文化的代表,這些重要台灣文化人士卻被邊緣化。鄭老師也憤憤不平地表示,「國中、高中有台灣歷史,國文課裡卻沒有台灣文學。」

推動本土文化工程

鄭正煜老師在高雄市政府的支持下,在市政下推動幾項重要本土文化工程: 2005年起推動「台灣母語週」- 在幼稚園、中、小學裏,每週一天用母語教學;「高雄小故事」的編寫-鼓勵高雄各區的人民用母語撰寫家鄉的故事,再集結成書。他舉例地說,有次搭到原住民年輕人開的計程車,年輕人提及自身是原住民和打耳洞一事顯得自卑,但其實勇士打耳洞是要帶著小米種子渡河,拯救全族人的生命,要了解自己的歷史文化才能保有尊嚴;「讀台灣冊」- 遴選20本有關台灣的書籍,如彭明敏的《自由的滋味》、《高俊民牧師回憶錄》、《台灣醫師謝緯》等,然後在高中校內舉辦讀書心得比賽。鄭正煜老師說:「就是用讀書比賽方式,讓年輕人去認識、感受台灣歷史與文學。」

本土語文列必修 跳票

這次「十二年國教總綱」,原本前教育部長蔣偉寧承諾的本土語文列必修,最後跳票將本土語文列為國中「選修」,鄭正煜老師對此感到憤怒地表示:「本來要北上包圍立法院民進黨團,要求凍結教育部預算,要求教育部給國中一個本土語文課程。」他也不滿地說:「台語課是假性課程,所用師資非正式臺灣文學系畢業出身,才導致學系畢業生出路堪憂。」

風吹過 花飄落

鄭正煜老師罹患肝癌、肺癌及骨癌,他擔心自己身體日漸衰弱,所建構的本土文化工程將會中斷,也憂慮政府對本土教育的長期漠視,他耳提面命身旁的戰友「用野蠻的方式去作戰,不要斯文,已經到這種地步」,他也呢喃地表示「只是很遺憾,我無法參與其中!」。他是位佛教徒,希望死的時候可以面帶微笑,他說人的生命就像風吹過、花飄落,已經在旗山找好樹葬區,他要求孩子「父親死的時候不要悲傷,是自然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