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悲歌   獄火重生   -   黃慶良

一個做了四十年的夢;夢的是命運的鎖鏈

一本寫了二十年的書;寫的是獄火重生的故事

黃慶良出身農家子弟,岡山五甲尾人,少年時因鄰居慫恿,說這東西吃了會「很茫」,一時好奇一吸成癮,後因染上賭博惡習,債台高築,又走上販賣毒品之路。

68年黃慶良首次被捕入獄,得同房獄友傳授「速賜康」的製作方法,刑滿出獄後,就開始設地下工廠製作速賜康,短短兩年不到,已累積兩仟萬以上的財富。嚐到暴利的黃慶良,已聽不進妻子的勸告,致4次判刑坐牢,淪落到散盡家財,賤賣土地,兄妹失和,最悲慘的是母親去世,也無法見最後一面,妻亡子散的下場。

如今,黃慶良的夢醒了,認為不應做個默默無言的戒毒者,用血和淚寫下他一日吸毒終身戒毒的慘痛經驗,獻身四處勸人遠離毒品,不要再走跟他相同的不歸路。

吸毒致腦中風   半身不遂沒想通

談到如何戒毒成功?黃慶良苦笑著說:判無期徒刑以後,才徹底覺悟。接著說,76年8月大哥來監獄會面時,帶來太太死於非命的噩耗,三個孩子已安排分別由親戚扶養。此時,黃慶良形容自己,晴天霹靂腦筋一片空白,全身戰慄,久久不能言語,懺悔痛恨自己害死妻子,在獄中飽受親情的思念,回憶的煎熬,如數把利刃戳向胸口,無法承受的痛,精神幾近崩潰。

81年10月假釋返鄉,看到兒女都已長大,黃慶良感慨萬千,心裡規劃願景,希望從此不做違法亂紀之事,平時多行善,以彌補過去所鑄成的大錯,並給子女一個完整的家。

於是,黃慶良每天到七哥的漁塭幫忙,看到漁塭水車拍打著水,領悟到周而復始,循環不息,把一切終點當起點;更要學習牆角的蜘蛛,百折不撓,不斷的補破網;還有那漁塭上方的高速公路,車輛川流不息,井然有序奔馳到終點,也啟迪他做人不可違法亂紀,才能平安過日子。

黃慶良很感慨地表示,本來毒品已戒掉10年了,以為可以經得起任何考驗。有一天,朋友邀北上探視兒子,順便訪友敘舊,經不起海洛因的誘惑就打了一次,隔天早上,就中風倒地不起了。出院後,行動不便的黃慶良,雖然曾信誓旦旦表示,不再做違法之事情,但因缺錢花用,禁不起考驗,最後還是走上賤賣土地、賭博、吸毒的泥濘裡。直到83年7月22日第4次被捕,判無期徒刑(吸毒但被誤判有販毒,後上訴改判12年),黃慶良表示,此時他才真正的反思、覺悟。

讀書寫作練筆功   口齒不清練唐詩

中風又被判重刑的黃慶良,形容心情非常沮喪,連走路腳鐐發出的叮叮噹噹聲音,都好像在說:「會、關、關、死」,常有一了百了輕生的念頭。自己日日反思檢討,現在所承受的牢獄之災,不足以彌補所做的罪孽,今後,要學習為人處世之道,多動善念,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向前走。

85年高雄監獄宣導「心靈改革」,成立讀書會,曾在雲林監獄育德補校第三名結業的黃慶良,立即興高采烈報名參加。經孜孜不倦的努力,在松柏讀書會得到第一名,有機會上台分享感言,內容提到:「以前讀書很像濾豆漿的布袋,豆漿都流走了,只有豆渣留下來。」自參加讀書會,才真正體悟出讀書的方法及興趣。

88年高雄監獄成立寫作班,黃慶良也不缺席,在課程中,學到寫作的技巧,並投稿臺灣時報的短文「憬悟的困龍」、「等待」,先後上報,並把稿費全捐贈新竹德蘭兒童中心。黃慶良提及,他因為中風,寫沒幾個字,手就非常沉重無法再寫,曾詢問醫師,醫師大聲的說:「右手不能寫,不會用左手寫。」黃慶良略帶激動表示,憑著「我就用右手寫給你看」的決心,咬緊牙關慢慢寫,黃慶良不僅有作品上報,「少年做藥頭,老年拿鋤頭」一文,在法務部的網站,閱覽人數還衝過二十萬人次,在106年6月26日更完成了「獄火重生」一書(增訂版)。

中風後因口齒不清,跟人講話無法對談,因此,大家看到他都扭頭就走,讓他感到十分難過自卑,於是黃慶良就把唐詩、宋詞拿來,一字一句的練習發音,花數年的苦功,黃慶良很高興的說,終於可以把話說清楚了!而且還能背好幾首詩詞!

落葉規根紅磚厝   獻身反毒不犯錯

91年8月假釋批准出獄,中風又已上年紀的他,找工作四處碰壁,曾做過人間福報義工、派報工,學到逢人就微笑、鞠躬有禮貌,後因緣際會,應徵到高雄醫學院掃地的工作,得到最認真「掃地工」的讚譽;期間曾遭遇同事的排擠,三次挑釁打架及組長的刁難謾罵 ,黃慶良很慶幸自己能記取父親的庭訓,「凡事要自制,要忍耐讓三分,心平氣和」,才度過魔鬼的試探,使智慧成長。在高醫做滿七年後,才離開自己創業。

會想到創業,黃慶良表示,就是為了要申請成立「反毒組織基金會」,但申請金額龐大,到處請託都吃閉門羹,想自己來做生意,盼望能早日達成心願,幫助更多人戒毒。於是「清涼清潔行」101年5月在高雄設立,但因用人不當、不擅管理,致業務不振,收支無法平衡。黃慶良很懊悔地說,當初,請有吸毒前科的人,幫忙打掃,十分信任他 ,只因不厭其煩的規勸他,遠離毒品,但遭其責罵多管閒事 ,在公司最需要他的時候,罷手不管;聘請高醫的同事,擔任業務經理,以為找到了千里馬,沒想到是「山東響馬」,不但侵佔公款,還使出惡劣手段,逼得我走投無路,不得已才辦理歇業。103年黃慶良黯然遷回岡山嘉興里的老家「紅磚厝」,仍定期做打掃清潔,且得到客戶的肯定,也定點在岡山路邊擺攤專賣各式鞋類,營業額蒸蒸日上,生活已有改善,但他心中最念茲在茲,還是「反毒」的宣導,要趕快去做。

黃慶良說,他拿中風的右手,用20年時間寫這本「獄火重生」的書,就是希望能以自身一時糊塗,致妻亡子散的經歷,把它記錄下來,讓人警惕,不再犯同樣的錯,步入他的後塵。為了讓更多人瞭解吸毒的可怕,99年黃慶良開始四處勸募助印「獄火重生」(初版)一書,得到善心人士捐款,100年把一千兩百本贈送更生保護會及矯正機關;94年到南投看守所做見證,面對數百位受刑人,黃慶良表示,雖然頭腦發昏,但仍硬著頭皮上台,分享自己的戒毒心得,得到台下受刑人熱情的掌聲鼓勵。106年12月7日黃慶良接受高雄市阿公店扶輪社邀請,在該社的例會上獻身反毒,談他深受毒害的慘痛經歷。說明戒毒很簡單,首先要「心念純正」說戒就戒,家人也要陪伴他不要放棄,要學「牽牛」的技巧,慢慢拉牽,讓其回到正途離開毒品,強調有心戒毒,一定成功!他至今已苦口婆心,勸誡三人戒毒成功了。扶輪社友贊同黃慶良的理念,也感受到他的反毒的決心,捐款助印一千本「獄火重生」,希能影響更多人一起向毒品宣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