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花園   朱槿的家

花爸爸鍾榮仁醫師表示,有一句俚語:「圓仔花不知醜,大紅花醜不知」,指的就是朱槿(扶桑)。

鍾醫師興趣很廣泛,在攝影、藝術方面,都十分投入且專精,前幾年癡迷木頭的香氣及紋路,海邊、路上到處蒐集,請人加工做成聚寶盆等藝術品,家中每個櫥櫃都擺滿他的「戰利品」。

當室內再也擺不下「興趣」了,鍾醫師近兩三年,就往屋外空地發展。朱槿最先吸引鍾醫師,因為它好種、便宜、花美,經培育研究後,發現朱槿花色變化最多,也最像人類,每朵花都長得不一樣。鍾醫師驚嘆朱槿之美!更加細心呵護,春天時,每日早中晚巡視、澆水、配種、採集結果。雖然看診繁忙,仍甜蜜耕耘,如今鍾家花園已種了近300株的朱槿,鍾醫師很樂意分享心得、配種技巧,與大家共賞朱槿之美。

花的構造 認識朱槿

四、五年級生小時候,看到的綠籬笆,就是朱槿,它的花心,是甜的,我們應該都有記憶。鍾醫師說明,朱槿又名扶桑,為錦葵科,原產地在中國南方,分佈在福建、廣東、廣西、雲南等省區,是很普遍的花種,到處可見。17世紀時,歐洲人來到中國,感覺很像玫瑰花,稱之「中國玫瑰」,馬來西亞選它為國花,日本、美國及其他亞非洲國家也種很多。但朱槿開始受到重視發光發熱,最主要是配種技術的提升,讓其花朵鮮艷奪目,奼紫嫣紅,成為溫暖地區備受重視的觀賞花卉。

鍾醫師解說,花有基本的四個組成原件,雄蕊、雌蕊、花瓣、花萼,稱為完全花,缺一就是不完全花,朱槿是雄蕊、雌蕊同一朵花,如果雄蕊雌蕊在同一株,稱雌雄同株,相反,則為雌雄異株。

朱槿雄蕊的花絲會形成筒狀包住雌蕊的花柱,突出於花冠剛開花時,雄蕊發育會比較慢,避免自己授粉繁殖,致影響異種繁殖,新品種的出現。發達的雄蕊像魚卵,非常茂盛時,只要用棉花沾雄蕊的花粉,再去碰雌蕊的柱頭即完成授粉配種。

談到配種,採訪群提出幾個怪問題,鍾醫師笑著解答:同一個雌蕊的柱頭,如果用很多個雄蕊的花粉去授粉,可能就看哪一個雄蕊的基因比較強;另一個問題,花柱歪歪的,只是較奇怪而已,並不會影響其繁殖,重點在發育,有沒有長大成人。

花色變化   配種技巧

人有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嘴巴,但組合在一起,長得都不一樣,朱槿也有這種特性,而且顏色豐富,一天內花色會一直變,早上會比較濃烈,晚上轉淡,也會隨著季節改變,冬天較鮮豔。最有趣且讓人期待的,由自己親自配種(鍾醫師形容「牽猴啊」),到底會開出什麼花色?就好像自己的小孩要出生一樣,結果總是喜悅的!鍾醫師提到,有一次他把培育出的花,分享在網路,就有同好開玩笑的說,這棵朱槿有跌倒嗎?怎麼開出的是「瘀青」的花色?

鍾醫師曾去參觀一對年輕人經營的朱槿培育花園,非常肯定其專業。他們與國際交流接軌,從國外買枝條進來,種子外銷國外,向其請益,鍾醫師感覺受益良多,也看到了希望。配種就是植物繁殖,鍾醫師指出,配種要近一年的時間,好的品種無法保留,最常見買枝條,嫁接在砧木,也有人直接仟插在土裡,押條法是環狀剝皮,壓在土裡;高壓法指的是枝在空中,包土保濕,如要保留花色,就要無性繁殖。

培育朱槿的第一年,鍾醫師抱著試試看玩玩的心態,直接摘花拿著棉花棒去任意授粉,結果培育出來的朱槿父母皆不詳;前兩年開始將種子分類,但仍遇到瓶頸,收藏的夾鏈袋容易受潮,有些朱槿知道母親是誰,父親仍都不詳。今年(107年)年初,改用膠帶固定記錄,明年開花結果,就知道每一株的父母是誰了,鍾醫師自信地表示。

幸福花園   兒孫圍繞

在電腦資料夾裡,鍾醫師分門別類,運用他攝影的專業,記錄保存每一朵花盛開的嬌豔,有色彩艷麗的品種,如「巫毒之愛」、「夜奔者」、有色斑的品種、有特殊品種「熱情查理」、有親代與子代「黃昏薄霧(子)+大溪地紫寶石」,「熱情查理+紫色媚眼」、有花瓣的變化,呈現單瓣、重瓣、裂瓣花朵、也有顏色隨時間變化的對照花朵,鍾醫師滔滔不絕的講解著,我們採訪群,似懂非懂沉浸在花花世界裡。

走在花園,鍾醫師可以毫不思索地說出,每一棵朱槿的花名,他自豪地表示,這些都是我的孩子,當然叫得出它們的名字;我自己配種成功自己取名,已編號至20號,第一個孩子叫「幸福芭蕾」,「幸福蕭遙」,靈感從布袋戲而來,「幸福凱蒂」是因它開的花是粉紅色,這些「幸福花朵」都是我「牽猴」的成果,更不會忘記。

鍾醫師贈送採訪群好多「幸福種子」,希望來年,當各地開花結果時,通知鍾醫師一下,他要來看看「孩子們」。